清晨是中央沙漠難得涼快的時候。我進入戰略沙帆,裡面的幾個螢幕立刻亮了起來。

  「Only angel with wings,紀錄中的二十三個目標有三個在半小時前出發,共有五個目標預定今天出發。」

  「目標阿法貝塔,先照之前的行程繞一圈。」「了解。」

  戰略沙帆啟動的聲音在修理庫中響起。沙帆漸大的噴氣聲總是讓我想起笛子,一種雅致的樂器。在幾世紀前還曾經有人附庸風雅地吹過…

  隨著沙帆的飄起,笛聲漸漸地變成了嘯聲。記得那種樂器如果不會演奏的人用力吹也是這樣的聲音,聽起來有一點刺耳。離開半密閉的修理庫之後,聲音變得好些。我坐在駕駛座上抓著操縱杆,稍微回憶一下操作的手感。

  哈邦涅拉的主要通道上有著各式各樣的沙帆進出,並沒有看到跟我的Angel Wing一樣的戰略沙帆。不過正常人也不會開台戰鬥用的傢伙在哈邦涅拉裡面跑就是,我的Angel Wing也是特別偽裝成旅遊用沙帆才敢大搖大擺地開出來。因為如此,即使看起來是商用帆的載貨用沙帆,也說不定在臃腫的外殼之內藏的是足以在邊境掀起依場小戰爭的彈藥庫。

  前面「豐漁三號」看起來是狩獵用的,旁邊是一架競速型的「優鷺鷥谷」,搞不好在這趟旅程還有機會對上個兩三次呢。

  一邊想著,哈邦涅拉的第三出口已經在前面了,我稍微加了點速超越幾台慢吞吞的傢伙,剛滑出出口正要打開風帆的時候,「優鷺鷥谷」那艘沙帆跟上來與我並列。

  「技術不錯嘛!吭?超過我很爽嘛?」對方的擴音器中傳來一個一聽就知道沒教養的聲音與相當吵鬧的背景音樂。「有沒種來尬一場啊!什麼Angel Wing,俗氣到要被老奶奶踢牙啦!」

  拜託…我已經脫離飆帆的那種年紀很久了好嗎…

  「怎麼樣怎麼樣怎麼樣?沒種就說一聲我們會放過你的啦,你只要原地轉三圈汪汪叫就可以,怎麼樣啊?」

  …怎麼連挑釁的話也這麼古典,難道這些人是懷舊的暴走族嗎…

  「電腦,繞三個圈圈,放出狗叫音效。」在轉圈的時候,那艘船上的傢伙還不忘對我大肆嘲笑一番。

  「白痴!知道怕就好!沒膽跟人尬就少開在我門前面!哈哈哈哈…」

  「…唉。」年輕人該稍微自制點才好。「送他們幾隻土蜘蛛吧。目標主帆、副帆、左噴射器,時間-定位後三百秒。進行微量電磁干擾。」

  嗶的一聲,他們擴音器的聲音開始有些雜音,微量電磁干擾的效果,雖然不能讓雷達-那種東西到電磁沙暴的時候也是沒用的東西-失效,不過要隱藏土蜘蛛的行蹤已經綽綽有餘。

  繞完了圈,我稍微加了點速往預定的路上行進,他們還加強了擴音器的功率不停地笑著。

  然後爆破聲響了幾次,「優鷺鷥谷」的主帆副帆斷裂,船左側冒煙,在哈邦涅拉的大門不停地打轉。托福他們加大了功率的擴音器,即使我是以高速前進,接下來的十多分鐘我還是在他們慌張的互相怪罪吵架聲中愉快地度過。

  哈邦涅拉的建築物群很快地消失在層層沙丘之後。雷達偶爾有些混亂的雜訊,那代表著不知道某處的電磁沙暴正在肆虐。不過只要雷達還能偵測到東西就代表目前沙暴的位置離這邊還很遠…

  不過也相對地代表了我還不能全速前進。如果被同行偵測到我的速度,大概會先被當作首要排除的競爭者吧。

  對了…「電腦,搜尋沙漠救星相關資料。」

  「沙漠救星,成立時間兩世紀,登記旅遊業,相關企業,Memory旅行、沙漠夜聲餐廳…」「等下,列出Memory相關資料。」

  「Memory旅行,成立八十二年,主要行程:塔群參觀。行程a:塔群之旅,由哈邦涅拉之夜開始體驗最有名的十座塔…」「列出有關阿法貝塔的行程。」

  「資料共一筆:傳說中的阿法貝塔,無人可接近的阿法貝塔,現在只要你得說出口我們就做得到,最完美的防護重量級的裝備,讓你與傳說共舞!本行程非常態性,需專案處理,請與我們連絡,002-852…」

  電腦叨叨絮絮地念著,這次我沒有阻止她;現在我需要一點聲音平靜我的思考。我看著螢幕上列出的資料,沒想到這快一世紀他們一直在搞這種東西,參觀塔群,參觀阿法貝塔,真是個好行程啊…

  我感到有些不愉快,再加了點速度往阿法貝塔前去。

  黃昏時分我到了阿法貝塔附近。雖然這座塔離哈邦涅拉並不是太遠,不過這邊完全沒有人煙。到處都是各種沙帆的殘骸,破碎的人骨也幾乎滿地都是。

  「即使看到如此也還要到裡面冒險嗎?真是愚蠢…」我駕著Angel Wing在殘骸之間通過,停到阿法貝塔旁邊一處武裝沙帆船腹的大洞裡面。

  「連B-c3武裝帆都開出來了,為什麼不乾脆開千帆過來算了…」

  我在背包裡帶著些必要的東西,套上防護斗篷從船艙裡走出來,看著足有AngelWing十幾倍大的武裝帆內部。

  某種程度來說,這也不太讓人驚訝。擁有無限生命的人類常會把偏執當作是興趣的一種,這樣想的話,也許這也是某個有錢人士的「冒險」吧。

  我看著陷入塔的船頭一角。這對他來說該已經是一個了不起的成功了。

  一邊想著的時候,沙漠的夜晚像是染料在水中散開一般,無聲無息地降臨。兩個隨身照明器漂浮在身邊,我跳上武裝沙帆船腹破洞裡一間只剩一半的房間,用點力踢開了房間門。

  回音在走廊上遠遠地響了過去。

  我再放了兩個隨身照明器出來,開啟Glover紀錄路線,小心地踏進走廊。

  四個隨身照明器一起聚光順著我的視線照射,卻照不到走廊的盡頭。

  「真是壯觀。」走廊重複著我的聲音直到遠處只剩下遠處的嗡嗡聲。

  看不到盡頭的黑暗中似乎有著什麼東西在蠢動。

  或許那只是我的幻想。

  「…算了。」我宣示性地說了一聲,轉回剛才只有一半的房間把房門關上跳回我的沙帆鑽進艙裡。

  …等要更新裝備的時候再過來好了,反正現在也不能做什麼。

  「移動,在預定時間點到我們的第一站吧。」「了解。」

  Angel Wing的燈與螢幕接連著亮起來,沙帆啟動的低鳴、移動的嘯聲與熟悉的環境帶給我安全感。

  沙漠的夜裡是什麼都會出現的。我遠遠地把阿法貝塔與那艘武裝沙帆拋在後面,在無星無月的夜裡往地圖上的第一個點-蟻穴-前去。

  在我情緒恢復穩定後沒多久,太陽便從遠方的地平線上升起。

  …夜晚又過去了,陽光的出現讓人感到舒坦-不管沙上的溫度到達多少,沙帆總是讓人從外界嚴苛的環境中逃離。

  而那些「冒險家」就不一定了。

  光是沙漠白日與夜晚的差異就足以形容她們心中對「地獄」的定義,而真正的沙漠殘酷的地方還不只如此。

  除了要命的各種沙行動物、昆蟲之外,如果他們幸運地在雨季到來的之後那幾天進行冒險,他們就會知道沙漠的植物遠比動物要強悍、充滿攻擊性、以及完全無法抵抗的力量。

  記得有一次我親眼看到在雨季之後一週,一艘旅遊帆被從地下竄出來的沙藤給捲得稀爛拖到沙子之下的樣子。

  中央沙漠不只是地獄。對人類來說,這根本就是所有無法想像的恐懼的集合地。

  而冒險的這些人…就是我的經濟來源,哈!

  到達蟻穴的時候已經又是夕陽西下的時間。在路線與時間的對照圖中,冒險的隊伍離開這邊該已經超過了十二小時。不過這時間並不算晚,冒險隊伍中總是會有些人脫隊的,不管是基於任何原因…

  雷達的雜訊多了點,不過目前還在可以使用的狀況,真是幸運。我不禁笑了笑。「搜尋附近的人類。」

  「一個男性。」

  被稱為「蟻穴」的這個地方,以大量的陷落穴與流沙聞名。甚至只要站在沙上不動,都可以感覺到沙子正往某個地方流動。

  選擇在這邊冒險真是明智,會連骨頭都不剩吧。「偵測他的生理狀態。」

  「心跳一百四十二下,血壓一百三十,升高中。」

  「看來他很緊張啊?過去吧。」沒想到這麼快就開張了?這真是個好兆頭…

  當男子出現在投射影像中的時候,這個人已經有一半在沙子裡面了。

  「核對身分及財產。」「凌‧杰得,亞威第二王儲,財產合現金…」「靠過去。」「了解。」

  王儲啊,真有趣。看來是個真正的冒險者嘛…

  我從船艙裡出來到甲板上。「您好,王子殿下,這樣稱呼您不介意吧?」

  「快救我出來!」這傢伙的聲音真是尖銳。「快點!你還站著看什麼?!」

  …這傢伙大概很習慣使喚人吧。不過我不太吃這一套,在這邊要遵循我的規則才對。

  「電腦,」我低聲說著。「停止引擎,準備武器及麻醉劑,偵測附近的生命跡象並瞄準。」

  Angel Wing輕輕地落在沙上,往下稍微沉了一點。主帆被夕陽拉長的影子剛好落在這個王子的身上,

  「你幹什麼!難道想見死不救嗎?!」他的腹部陷入沙中,說話的聲音稍微小了一點。「快把我救起來!要是你讓我死在這邊,就是與亞威王國為敵,你…」

  轟然的聲響隨著尖銳的聲音,我等待的主角登場了。

  這是一隻沙漠巨蟻獅的成蟲,看它節的寬度大概全長有十公尺左右吧,看王子大人的裝扮,大概是以為可以獵一隻回去孝敬媽媽吧。

  沙子開始往蟻獅流動,王子在沙上擺出了游泳的姿態,理所當然地徒勞無功。

  「快救救我!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我要的不多,只要王子您所有資產的十分之一就好了!」

  「可以!可以!快點救我起來!!」王子的表情看起來真是真誠,死亡邊緣的人類表情都很類似。我就等你這句話,沒有禮貌的人要多教訓一下。「噴射專用麻醉劑。別把它弄死了。」

  蟻獅在受到幾次麻醉鏢射擊後停止了動作就像是沙中突起的岩石般靜靜地躺在沙上,王子大人就在巨大的口器前面持續地在沙上游泳。「快救我起來!我會付錢的!天啊!快就我起來我要被吃了!!」

  那動作真的是蠢到一個不行。

  「王子殿下,這邊請。」我拋下救生索。救生索一掉在他旁邊他便死命地揪住繩子。在一段手腳並用只差沒連牙齒都咬上繩子的死命掙扎之後,他便從流沙中脫身。

  「歡迎蒞臨Angel Wing,我們的下一個行程是…」「我現在就要回哈邦涅拉!」

  …這個王子真的沒什麼禮貌。我腦海中出現了以十種不同的姿勢把他踢回蟻獅嘴巴前面的方法。

  「沒問題。」我堆起了滿臉笑容。「這部分我會加在救您起來的請款中,可以嗎?」

  「什麼請款?!」

  背救起來之後就刻意忘記了的人我遇多了,不過我總是不忘記親切地提醒一下。「剛剛不是達成協議,以王子您名下的資產的十分之一當作救您起來的報酬嗎?」

  「你想勒索我?」沒教養的王子看起來非常憤怒。

  「您言重了。」我背後投射出他剛剛在沙中掙扎的白痴樣子,以及他喊的那些話。在入夜的天空之下,立體投射幕的光線有點刺眼。「我是在您的要求之下進行救助工作的,您說的所有話都足以作為法律證據。」

  「你個渾蛋!竟敢如此對我,你敢威脅我,亞威王國…」「亞威王國的國民一定很樂意見到王子在沙上游泳的英姿的。」我打斷他的話,投射影像中一直重複他在沙上游泳一邊喊救命的樣子。

  他慘叫的聲音還真吵。「靜音。」

  於是投射影像中的王子游著泳像金魚似地張大了嘴,站在我面前的王子緊咬著牙齒。

  「送我回哈邦涅拉。」他說完這句話便緊閉著嘴,像是從此再也不想開口。

  「立刻照辦。」甲板上升起了桌子與椅子,桌子上出現一個顯示幕與鍵盤等各種輸入裝置。「請輸入我們約定好的的報酬,現在天氣相當不錯,通訊品質很好,電腦會幫您自動連線的。如果您希望在明天日出之前到達哈邦涅拉的話請加一成服務費。」我看著已經落入地平線的夕陽,天空泛著紫光。

  王子用力地把手按在指紋鑑定器上,另一手開始輸入他的帳號密碼之類的東西。

  我看著我在銀行的帳號資料,一筆一下子數不出來有幾位數的款項匯了進來。另一邊的投射幕顯示這個王子可估計的總資產與這筆款項的比對,數字來說匯進我的帳戶裡的數字大概是他的資料的百分之十點三左右。

  總是會有點誤差的,不過那大致上沒差啦。

  「謝謝您。」我再度堆起了笑臉。「我們現在就往哈邦涅拉前進。」

  「把剛剛你錄下來的東西刪掉。」

  「沒問題沒問題。」這傢伙腦袋還蠻清楚嘛。「電腦,刪除剛才紀錄的凌王子的一切資料。」「已刪除。」

  「已經刪除了,您可以放心了。」我看著這個看起來情緒非常惡劣的王子。「您需要冷飲嗎?這是我們的服務項目之一,在船上的所有消費都是免費的。」

  雖然也只有飲料跟食物可以消費。

  「不必。」

  我識相地離開甲板,回到船艙裡面。「聯絡沙與足。」

  這次哈拉的臉很快地從投射幕裡冒出來。「啥事啊?我們要下班了呢。」

  「現在派艘快帆來,我把這次賺的零頭給你。」

  「這快就開張啦,是哪位大人物啊?」哈拉說著,轉頭命令後面的人開快帆過來。

  我把這個王子的資料傳給他看。哈拉的眼睛幾乎要掉出來的樣子。「你快離開那裡!你知道現在有多少人在找他嗎?你如果被發現了載著他會有多少人不計代價去搶他你知道嗎!」

  說完這一串,哈拉離開位置,只看見他的空椅子和他大聲吼叫的聲音。

  「你趕快往哈邦涅拉這邊移動,我會帶兩隊過來做護衛,你自己小心一點!」他才說完就關閉了通訊,我莫名其妙地看著顯示通訊已經被關閉的投射幕。

  …是這麼一個大人物啊。「電腦,顯示這個王子的資料,把剛剛刪除的影像紀錄恢復並做一份Hardcopy。」

  投射幕上顯示的資料平凡無奇,總之就是一個王族的兒子,喜歡做些帶給別人麻煩的事,不過這也是希鬆平常,沒什麼好驚訝的。不過在看到最近亞威王國發生的事情,大概就知道為什麼了。

  大王子在即位典禮上被暗殺,那接下來目標就是小王子吧。

  這是所有人都會想到的推理。

  不過大王子即位的時候跑出來到中央沙漠玩?這兄弟感情真是不好…

  Angel Wing在沙上呼嘯而過,掀起大片黃沙。這種時候就不用太顧慮會不會被別人偵測到了,反正先把這傢伙丟回哈邦涅拉,接下來可以稍微逍遙一番…

  「三艘沙帆接近。」「方向、距離跟速度?」「東北東方向,兩百一十公里,平均速度九十三節。」

  消息走得這麼快?是我的問題還是沙與足該檢討啊…

  「往哈邦涅拉,全速前進。」「了解。」

  我打開艙門。「王子殿下,等會兒可能會有戰鬥,請到艙裡避一避。」

  王子殿下哼地一聲,沒理會我繼續坐在那邊。

  …你要死在外面我是沒差啦…

  「備戰,在雷達範圍內監控所有移動物體。」「了解。」

  就是全速下去離哈邦涅拉也需要半天的時間,看來跟這些傢伙對上是在所難免了。不過只要能撐到哈拉到就好了…

  「熱感應飛彈預備,與對方接觸的時候放出土蜘蛛目標對方引擎…有電磁沙暴的跡象?」我看著雷達上似乎有些增多的雜訊。

  「西南有可能形成輕度沙暴,維持現在方向可能會遇到。」

  「沒關係,衝吧。」「了解。」

  於是Angel Wing揚起了更大的沙塵,在中央沙漠中飛馳。不過回程的路還不到一半,另一隊看來不甚友善的沙帆出現在雷達的另一角。

  「四艘沙帆接近中,東南方向,平均速度四十節。」

  這一組人倒是很懂得守株待兔。

  我看著在甲板上吹夠了風看起來非常狼狽的王子。「請您進入船艙裡吧,裡面比較不熱,也沒這麼大的風。」我對他說話幾乎要用吼的,不然聲音傳不出去。除了沙帆引擎的嘯聲之外,風聲也幾乎要淹沒了我的聽覺。

  王子終於放棄了他的矜持,連滾帶爬地逃進艙裡。我跟在他後面進去,指了指駕駛座後面的沙發。「請坐,王子殿下,等下可能有些晃動,請稍微注意一下。」

  雷達受到強烈的干擾,不過還可以勉強顯示兩組人已經慢慢逼近了我現在的位置。

  而大概幾十公里外,一個電磁沙暴正在形成。

  以電磁沙暴為背景,來進行沙帆的戰鬥嗎?我看著漸漸失去作用的雷達,終於雷達上的資料變成了完全無法辨識的一堆雜訊。

  「好,接下來直接顯示外部狀態,以電眼進行偵測!」

  「了解。」隨著電腦的回答,面前投射出以船體為中心,附近的模擬地圖。「目前平均可辨識距離五十公里,七艘沙帆已經完全進入可視範圍。」

  …有五十公里已經夠了。

  「維持方向及速度,在沙暴可影響範圍邊緣繞行。」這樣就可以了。初出茅廬的小毛頭,來見識一下沙漠的力量吧。

  「你…會跟他們打起來?」任性的王子突然冒出了聲音。

  「當然。」我感覺到血液的流動加快,這個工作的好處就在這兒,寓賺錢於娛樂。這才叫做冒險。「我已經把舞台都準備好了,正等著他們呢。請坐下繫好安全帶吧。」

  「兩發飛彈接近!」電腦發出了警告,我聳聳肩。這種試探性的攻擊還不如不要,在這種距離又是電磁沙暴附近發射導彈只是顯示自己的沒有經驗罷了。「關閉引擎、順風移動!」

  Angel Wing船內瞬間靜了下來,模擬地圖上兩個移動的光點像是小孩子塗鴉般地劃出扭曲的線條然後消失。

  可惜了飛彈,也是要錢的吧。「準備子母散裝投彈,兩發打在這兩個位置!」我在投射地圖上點了兩個點,船體稍微震動一下,地圖上從我的船冒出了兩個光點,對方的船隊開始散開。

  …可憐。我看著他們的方向,三艘沙帆的那一隊有兩艘沙帆落入了我的陷阱,被散裝彈打個正著。另一艘則是逆風爬上沙丘,應該只有被震波波及到而已吧。四艘沙帆的那一隊倒是有兩艘落後的逃過一劫。不知道是看穿了我的打算還是是根本的新手…

  剩下三艘對著Angel Wing衝來,不約而同地都射出了飛彈。雖然我不了解那有什麼意義。「往左繞行!」

  Angle Wing躲開了兩發直擊,而那兩發飛彈不幸地打到了他們競爭隊伍僅剩的一艘船附近,看來是被震波掀翻了。有一發打高的應該是散裝彈,不過方向完全錯了…

  才這樣想的時候,那一個代表飛彈的光點卻散出了四個點,看來是某種追蹤彈的樣子。這真是聰明的做法!可惜他們船翻了,不然該可以增添些樂趣。不過他們到底想要飛彈去追蹤什麼呢?

  四發追蹤彈對著地圖上追逐Angel Wing的兩艘沙帆飛去。

  「啊。」那是熱追蹤啊,他們居然沒關引擎…

  這場小小戰鬥的結果以自相殘殺-雖然他們不是同一邊的,不過最少是有我這個共同目標-告終,Angel Wing脫離磁暴的電磁影響範圍,雷達上顯示出幾乎與雜訊相當的一支隊伍。

  「沙與足要求通話。」「通話。」

  「小匹!」哈拉的臉幾乎貼緊在顯示幕上,他大張著嘴吼叫的樣子看來真是恐怖。「你沒事啊!剛有個電磁沙暴形成…」

  這還用你提醒我?沙暴成形之前我就離開了。

  「你幹什麼大驚小怪,」我把音量調小。「把你的臉離遠一點,嚇人也不是這樣嚇的。」

  「你還是一個樣子。」哈拉舒口氣搖搖頭看來輕鬆了一點,他兩手一攤地說道:「我們上頭知道是王子之後,把所有的船都派出來支援你,夠面子吧?」

  「面子又不是給我。」雷達上的光點一時之間還算不完,模擬地圖上的船隊看起來倒是相當壯觀。「王子殿下,這麼大個陣仗可都是為了您來的,要不要到甲板上看看?」

  「我們亞威的閱兵比這壯觀多了。」王子大人嘴上是這樣說,不過還是解開了安全帶站了起來。

  哼,嘴上說不要,動作倒是挺老實的嘛。

  我打開了艙門,站到了甲板上。

  相當壯觀的一幕。大概有個三四十艘大小沙帆一起往這邊接近。夜幕之下,在隊伍後列的沙帆開亮了照明燈,把隊伍前列沙帆揚起的沙塵照得如同會發光的霧氣一般。這王子真是好大面子,這次真的是賺到了。

  沙與足公會長站在第一艘沙帆船頭,逆光中只能看到他的影子,不過他迎著風看起來還有那麼威風凜凜的感覺-真是一點也不適合他。

  「那就是接下來您要搭的沙帆了。」我停下Angel Wing,等待他們的船過來。

  沙與足公會長左一聲大人右一聲殿下殷勤地把王子迎上他的沙帆,在大陣塵煙之後他們壯觀的隊伍便離開。

  我回到船艙內,王子的聲音正透過我偷偷裝在他身上的竊聽器傳來:「…不然你們要價多少?」

  「您知道,匹勒格這人,駕沙帆的技術幾乎可以說是出神入化…」

  唷?這個毛毛蟲一樣只知道挑軟柿子吃的傢伙對我的印象有這麼好?怎麼跟之前聽到的不太一樣…

  當我還在回憶之前他上千次對我破口大罵的景象的時候,他倒是說出了他真正要說的話:「…我也恨不得把他給宰了,只是要殺他的損失實在太大…」

  喔。原來如此,你在討價還價啊,難怪。不過就算我再怎麼出神入化也是沒辦法跟幾十艘沙帆聯軍為敵的…

  「那我開這價給你,夠補償你的損失了吧?」

  「好的!我這就派人出去,一定讓你看到他被炸上天的樣子!」

  「全速移動!目標阿法貝塔!土蜘蛛全數放出,散開後只要有物體接近就爆炸!」好個小鬼,早知道看著他被吃掉就沒事了…「熱偵測飛彈每三秒放出一發,散發彈每十秒一發,目標那王八旦的沙帆!」

  這樣大概可以拖上一點時間吧。我看著模擬地圖上飛彈的影像。如預期地在飛彈擊中任何目標之前就先被他們擊落,不過這也夠他們熱鬧了。

  在所有彈藥發完之前大概還可以撐個十幾分鐘…

  「備分所有資料到主資料庫,棄船準備…」可惡,這次的事情我一定要討回來!我把駕駛艙中的小東西拿個包包胡亂裝起來,走進通往逃生倉的通道。

  「逃生沙帆已經備妥。」

  我鑽進逃生沙帆,開啟投射幕觀看外面的狀況。沒想到這個裝備會在這種情況下使用,我還以為那個什麼沙漠救星的才是敵人呢…

  「資料備份完成。」

  「Angel Wing,接近電磁沙暴範圍!」「接近中。」

  我看著逃生沙帆的雷達,雜訊漸漸增加。

  「所有彈藥發射完畢,五艘沙帆擊毀,二十三艘受損,目標沙帆無受損。」

  意料中事。

  模擬地圖上出現了光點,對著Angel Wing飛過來。

  「擊中同時進行彈射!」「了解。」

  聽著無情緒的女聲,我感到有些不捨。「Angel Wing,這段時間辛苦妳了。」

  「Only angel with wings,彈射準備完成。」逃生沙帆下方傳來某種機械彈開的聲音。

  「擊中五秒前,五、四、三…」Angel Wing的聲音停止了倒數,我正冒冷汗懷疑故障發生的可能性的同時,她卻冒出了一句根本不該出現的話語…

  「匹勒格,請多保重…」
創作者介紹

未命名文件.txt

enc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