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生沙帆畢竟只是逃生用的。如果對它抱持什麼過分的期望的話,終究也只是讓自己感到失望而已。

  從Angel Wing裡彈射出來之後,我以十節多一點的速度已經行進了三晝夜,食水還可以撐個幾天;不過如果狀況持續如此的話,恐怕在到達阿法貝塔之前我就必須開始準備狩獵,靠著噁心的蟲液過活。

  那是我極力避免的狀況,但老天似乎是故意作對,三天來吹著小小的風。一般來說,在季風吹起來的時候,即使不開引擎也可以有接近二十節的速度,但這三天以來完全沒有本季該有的風速。我不禁怨恨地看著無雲的天空,感到絕望開始在體內滋長。

  這不是我第一次感覺到這種古老的情緒。

  來中央沙漠冒險的人有一半是為了體驗這個而來的,而我一點也不想再經歷這種感覺。

  我已經受夠了,完全地夠了。

  風大了些,終於可以把這船上唯一的單片帆給漲滿。狀況維持的話,大概可以在食物飲水完全見底之前到達吧,希望…

  一邊操帆,Angel Wing最後的那句話一直在我的耳邊繞呀繞的。

  那並不是預設的語言集,她也絕對不可能以自己的意識這樣說話;AI可以在加入祝福人的設定,但我並沒有讓Angel Wing使用那種沒有意義只會占空間的無聊程式。

  況且,那個聲音也不是Angel Wing的聲音,即使是從傳聲器中傳來,但那並不是Angel Wing的合成語音。

  我的思考被Glover的警告音打斷,在顯示警告的紅燈上頭顯示出來的訊息讓我不禁懷疑:Angel Wing的那句話到底是一種祝福還是警告,亦或是詛咒?

  後兩者大概要往超自然學科的方向思考,而我這輩子再也不想去碰到。還不如想想怎麼從沙暴中度過有意義些。

  「唉…」我不禁歎了口氣。Glover的雷達已經失去了作用,而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一個電磁沙暴正在我的背後形成-這八成也是風會突然變大的原因。我還以為我終於交了好運道呢,真是天要亡我。

  在漸漸變大的風沙中,沙帆開始變的難以控制。Glover的雷達現在是一片混亂,風聲在我耳邊呼嘯,頭髮有著某種被拉扯的感覺;這些跡象都一再地顯示同一件事情:電磁沙暴來了。

  …只有聽天由命了。

  我收起帆鑽進逃生沙帆的艙裡,把艙門密實地關上。逃生艇唯一的最用就是逃生,所以要在沙暴之中留下一條命不是問題-問題在於,沙暴結束之後,我會在哪裡?

  幸運的話也許被捲到了接近阿法貝塔的什麼地方,不幸的話就是被丟到荒漠的中心或是沙噬的巢穴裡頭,這樣就算留條小命下來,大概也不久於人世吧。

  反正現在能做的也只有等待…

  我在這個狹窄的艙內感覺外頭沙暴的肆虐。從一開始緩慢地滾動,到一次又一次被以強烈的力量帶上天空-最少我是這樣判斷的-再在失重的暈眩感中劇烈地撞到某樣東西,接著再度開始滾動,我不禁懷疑這種折磨會無止境地持續下去。

  艙裡的所有東西-不管本來是用盒子裝著、彈性繩綁著、或是根本就該被固定在某處的東西,都在一次次的上拋、落下、滾動與衝撞的過程中離開了它們的位置。

  包括我自己在內。

  以為自己擁有超越常人的操帆技術與經驗就在逃生沙帆上隨便實在是一個要命的失策。但是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而且十幾個世紀以來僅有一次暈船經驗的我,現在實在很想吐…

  我確定只要一次、再一次的滾動、撞擊,我的胃就會開始有東西逆流出來,而這樣的事情在這個小小的逃生艙裡面發生的話,就跟現在跳到外面坦然接受死亡,然後直接落入地獄沒有什麼兩樣…

  我總覺得這樣的時候還可以做些比喻實在是一種充滿了理性的行為,只可惜船艙無法控制地再度讓我感覺到失重,以及接下來的撞擊…

  在失重的過程中,我感覺我的胃在翻騰。完了,真的要吐了,就在落地的那個瞬間…

  隨著一聲悶響,我感覺到巨大的衝擊。當我還在擔心胃裡會有些什麼東西的時候,逃生艙的牆壁以意料之外的速度向我逼近。

  碰!
創作者介紹

未命名文件.txt

enc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