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好藍啊…

  記憶中沒有嘔吐的印象,身上也沒有嘔吐的氣味;看來我是逃過一劫而不用去清點胃裡還有多少沒消化的東西了。

  無法呼吸的鼻子與額頭上漲痛的感覺,讓我想起了記憶最後那個逼近過來的逃生艙艙壁。這樣的話,大概是撞到然後昏倒了吧。

  話說回來,不管怎麼樣,我都應該躺在逃生沙帆裡面,看著艙壁-也許上面會沾到些我的鼻血-而不是直接看到天空…沙帆呢?

  我坐起來,身下的沙子被往旁邊推開…我竟是在沒穿防護衣的狀況下在沙漠中給太陽曬!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我連忙站起來,左右張望-逃生沙帆呢?

  旁邊上方傳來啪啦啪啦的聲音。單片帆的殘骸掛在一塊突出的岩石上面。再仔細看看,四周是一片狼籍,沙帆船體的碎片散落四處,本來應該在裡面的東西也或多或少地被沙子掩埋起來。

  原來逃生沙帆…被撞破了啊。以這樣來說的話,在這樣的撞擊下我只有額頭的腫包與已經止血的鼻子該算是十分幸運了。也許現在任何人看到我都會感到恐怖吧,不過能留著一條命已經是好事了。我自我安慰地想著,一邊撿拾地上散落的東西,好不容易在一堆沙子下面找到了防護披風,我連忙披上。

  …這樣大概可以多撐一下吧。

  Glover還可以使用,雷達也恢復了功能。我看了一下現在的位置-離阿法貝塔還有不到兩百公里。

  真是幸運…吧。

  跟遇到沙暴之前比較的話,已經縮短了超過七成的距離,剛好被沙暴往這個方向拋出來這實在是太幸運了。但反過來說,沙暴毀了我唯一的交通工具,而就算我花一整天二十四小時去走,能走個五六十公里就算不錯了;更糟的是,食水已經隨著摔成碎片的沙帆奉獻給中央沙漠了,雖然殘骸中自衛、狩獵的裝備都沒壞,不過這下就真的要靠沙蟲過日子了…

  算了,好歹Glover還能用。「能確定方向已經是福氣了。」我對自己說著,歎了口長氣。

  想留條命是不走也得走,這下子麻煩可大了…

  於是我背起必要的裝備,開始我在中央沙漠的冒險之旅。

  這天將會是所有煎熬的開始,我是這樣想的。不過我在黃昏之前幸運地遇到了一隊沙帆。他們好像是冒險隊的樣子,這下子有救了。

  我快步跑過去,沙帆的隊列中開出了一艘輕型帆往我這邊過來。

  「你是誰?」輕帆的擴音器響起了女子甜甜的嗓音,但那種口氣一聽就知道是生體機械的合成音。

  該怎麼回答好?機械會直接查資料,亂報名字搞不好會被當作沙漠強盜…沙與足應該以為我掛了,這樣的話就是報出本名也沒有關係吧…

  「我叫匹勒格,我的沙帆被沙暴毀了。我可以加入你們的隊伍嗎?」

  「……」擴音器中有些雜音,他們似乎是在討論的樣子。

  我在陽光下站了幾分鐘。這次響起的同樣是個男子的聲音。「在哈邦涅拉的人都多少聽過,匹勒格先生操帆技術不錯,怎麼會跑進沙暴裡面呢?」

  我攤開兩手。「這個說來話長,可以說是陰溝裡翻船吧。」

  男子呵呵笑了一陣,輕沙帆在我面前停下打開了艙門。

  「我們頭子想借重你的操帆技術,請上來吧。」

  …言下之意是我不能拒絕幫忙了…我聳聳肩,進入了輕沙帆。

  男子在駕駛座上回過頭來。「幸會,我們是哈邦涅拉傭兵會的人,我是哈里特。」

  「感謝你們救了我。」我找了個地方坐下。「雇用你們的人是…旅人?冒險者?」

  「都是吧。」哈里特回過頭去,輕沙帆回到了隊列中,並在幾艘軍用襲擊帆之中朝著一艘裝甲沙帆前進。

  …這些人是怎樣,要到哪邊戰爭嗎?「襲擊艇啊,你們是要找強盜團算帳還是…?」

  「這個你等一下問我們頭子吧,我們只是奉命護衛而已。」

  「喔。」

  輕艇駛近裝甲沙帆,大小沙帆以相同的速度移動。我爬上裝甲沙帆垂下的繩梯,甲板上有幾個人在迎接我。

  「您就是沙漠禿鷹,匹勒格先生?」

  …我真是討厭這個綽號,這傢伙八成是故意的。「我是匹勒格沒錯。」

  「幸會。我是西氐,負責本次的護衛工作。」這個右眼帶著眼罩的傢伙伸出了他的左手。

  「幸會。」我點點頭,裝坐沒看到他伸出來的手。

  西氐收回左手,抓了抓禿得發亮的頭頂。「跟您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的委託人,諾蒂絲。」

  「…喔?」這個名字好像有點印象,是在哪邊呢…

  帶著寬邊帽的女人從甲板遮陽的陰影處走出來。「你好,我是諾蒂絲。聽說你的操帆技術不錯,我希望你幫我一個忙…」

  …諾蒂絲…我咀嚼著這個名字,總覺得有聽過的樣子,女人的樣子我也好像在哪邊看過。我一邊隨便點著頭應聲一邊上下打量了她幾次。

  嗯,身材不錯。不過我還是沒想起來她存在於我記憶中的什麼地方。

  「…所以我希望你能夠駕駛沙帆帶我到那裡面去,或是最少要能夠接近,你可以嗎?」

  「啊?」糟,我是不是錯過什麼資訊了?「喔,嗯…」我裝出思考的樣子。剛剛到底聽到了什麼,要到哪邊,接近什麼東西啊…

  算了,反正總之不過就是操作沙帆罷了。我聳了聳肩,露出微笑。「可以啊。」

  西氐的表情怪怪的,他似乎有點驚訝的樣子,到底是怎樣,中央沙漠有什麼地方這麼危險嗎…

  「好的,那就麻煩您了。」諾蒂絲小姐微笑點頭,轉身離開。她的腰身線條很不錯,屁股也扭得很漂亮…

  「啊!」是那個女人,生體脊髓故障的那個…

  「嗯?」她聽到我「啊」的一聲,回過頭來,西氐一臉等著看好戲的樣子轉頭過來。「匹勒格先生還有什麼問題嗎?」

  西氐的表情實在很怪,我並不了解現在有什麼好戲可看。「沒有,我只是想起來一些事情而已。」想起來小姐妳接連著兩次在我面前搖晃屁股的樣子啊…

  女子露出了思考的表情。「那在到達目的地之前,西氐,請你讓匹勒格先生好好休息吧。」

  「好的,諾蒂絲小姐。」西氐對她行了個軍禮,在她轉身走回船艙裡的這段路上,西氐露出了下流的眼神看著她的背影。直到她消失在艙門後面,他才看過來。「匹勒格先生,請這邊走吧。」

  西氐領我往甲板上的另一道門走去,經過並不太長的走廊之後,我門停在一扇門前。「這是本帆的休息艙。有什麼需要的話請直接告訴我們。」

  「謝謝。」我看進去,那是勉強可以讓兩人活動的一個房間,裡面幾乎沒有擺飾-畢竟這是艘武裝帆而不是旅遊帆啊-裡面只有必備的船內電腦通訊機、桌椅和一張雙層床。我走進去拉了張椅子坐下。

  我已經開始再對電腦輸入我的飲食需求的時候,西氐卻還站在門口。

  「匹勒格先生,你是評估過危險性才答應下來的,還是你只是想上我們的船活命而已?」

  …嗯…這艘船還有些新鮮水果嘛,不過每人每日配給值只有四百克啊,真是可憐…「答應什麼?」

  「您剛剛下來的,載她去阿法貝塔。」

  喔,原來是要載那女人去阿法貝塔啊,也不是什麼大問題…什麼!阿法貝塔?!我不知道我意識到自己身體僵硬是什麼時候,不過我反應過來的第一個動作是聳肩,轉頭過去看著西氐。希望不要被他看出來我的驚訝。

  「喔,你說那事情啊。」他的眼神看起來有些懷疑,我剛剛僵硬太久了嗎?「不是什麼問題啊,要載她去就載她去囉。」我傾全力表現出一副輕鬆的樣子,但背上的冷汗讓我不自覺的打了陣哆嗦。

  西氐露出滿意的表情笑了笑,似乎看穿了我所有的反應。「我會等著見識您超凡的操帆表現的。」說完,他便把艙門關上,腳步聲漸漸遠離。

  …這下子熱鬧了。

  一般沒有特殊辨識裝置的帆開近阿法貝塔五公里內可是會立刻被超過十種以上的方法擊沉的,這跟操帆技術完全無關,就是再高明也不可能躲過那些攻擊,不會有人比我更清楚啊…就連B-c3武裝帆也只能算是勉強通過,除了Angel Wing之外是不可能有人接近的啊!

  不過這道是讓我想起解決的辦法…我打開Glover的通訊閥,確定沒有被任何人監聽…所有電磁傳訊都在被監聽狀態。

  「匹勒格先生,不好意思,本冒險隊的對外通訊一律要經由我們的設備進行發送。」電腦通訊機冒出了一個年輕女性的臉,以帶著幾分好奇的眼神說道:「請問您要跟誰聯絡嗎?」

  「謝謝妳。」這女孩子還蠻可愛的。「我要跟我家的小朋友說些秘密呢,經過妳們我會不好意思的。」

  女孩吃吃笑著,兩個眼睛彎了起來。「匹勒格先生你放心,我不會跟任何人說的,一定!」

  這不是重點好不好,就算妳不說,妳家電腦還是會知道啊。「呵,我還是回家再說好了。」

  「匹勒格先生真是意外的害羞呢。」她的背景傳來了一陣竊竊私語的聲音,我只能大概聽到幾個女性尖銳的聲音問道:「是那個匹勒格嗎?怎麼會在我們船上…」然後通訊就中斷了。

  當然就是「那個」匹勒格,不然還有哪個?

  這些女孩沒神經的程度真是不容小覷。不過這下子也不可能跟老家聯絡了,沒有密碼的話,真要硬闖進去嗎?

  或是可以考慮搶艘沙帆逃走吧。

  反正那女人一定會跟我在同一艘船,挾持這些人的雇主該會是個不錯的主意;畢竟沒有人會做虧本生意的,尤其是這些幹傭兵的。所以在這女人付錢之前都是很有利用價值的…

  決定了接下來該怎麼做之後,我輕鬆地躺在床上,等待時機的到來。

  在超過二十個小時的充分休息之後,沙帆隊停在距離阿法貝塔十公里外的地方,我被請到這艘沙帆的控制室裡。

  我一踏進去就引起了一陣竊竊私語,內容不外乎我看起來並不像傳說中「那個」人物的樣子,以及我放再網路上的檔案兆其實只是「我」手底下一個替身的照片云云。這不禁讓我懷疑起來,從我上次離開到現在,謠言到底傳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程度?讓這些人連網路資訊都不相信而去相信那些謠言?

  西氐狠瞪了那些人一眼,船艙馬上安靜下來。「匹勒格先生,我們對你有十足的信心,相信你一定可以把諾蒂絲小姐安全地送到裡面。」

  「客氣話就免了。」我擺擺手。「我要駕駛的船是什麼樣子的?」

  西氐往後揮手,投射幕上出現了一艘輕中型帆的樣子,不過我完全無法辨識它本來是哪一型的,總有種我要搭上拼裝帆的感覺。

  「我們叫這艘做強襲沙帆。船體是軍用襲擊帆,引擎是競速用的,我們給它額外加了一些磁浮裝甲以避免被直接擊中…」

  「…磁浮裝甲?」天啊,拜託你們有點常識好不好,難道沒聽說過中央沙漠的電磁沙暴會讓外露的電磁設備全部報銷的事情嗎?磁浮裝甲,浮得起來才怪好不好…

  這些笨蛋八成是聽到了我心裡的話,不然就是我「不小心」寫在臉上了,西氐搖搖頭補充:「為了因應中央沙漠的電磁亂流的問題,我們特別把磁浮裝甲的功率提升到臨界值…」

  …那不就是燒電容器的意思?這艘拼裝帆是通往地獄的單程票是吧?雖然我並不在乎…我看了一眼兩手抱胸站在旁邊的女人,她倒是一副豪不在意的樣子,大概是不知道這是一趟有去無回的行程吧。

  「另外,」西氐蠻堅持要把話說完的,雖然我已經不想聽了。「我會派上我們的菁英部隊,跟著你們一起進入阿法貝塔,從內部破壞掉那些武器。所以關於回來的問題你大可放心。」說完,他甚至對我露出了一個微笑。

  …破壞阿法貝塔?從中央沙漠開發計畫失敗以來有多少人想要破壞阿法貝塔,但所有的行動都以失敗告終。這個人想以這件事情出名嗎?我瞇起了眼睛看著面前的男子。

  「嗯,我了解了。」我擺出思考的樣子,十幾秒後才說:「你們的計畫相當完整,值得一試。」

  「感謝你的誇獎。」這傢伙倒是口是心非,被我誇獎是一點也不高興的樣子啊。「那請到我們的強襲沙帆中準備一下吧。」

  被他們稱做強襲沙帆的船艙裡面幾乎空無一物,除了必要的配備之外,只剩幾把椅子孤單地立在地板上。

  「為了輕量化強襲帆,我們把不必要的東西全部拆掉了,相信這樣可以提升強襲帆的反應及速度。」西氐一邊說,跟著他進來的人列隊站在艙內的兩邊。

  「期待你們的成功,Good luck。」說完他便關上了艙門,他帶來的一個人走過去從裡面把艙門鎖起來。接著他們動作整齊劃一地坐到了那幾把椅子上面,並綁上了安全帶。

  …竟是要用手關的門?!我看乾脆連操縱桿也一起拆了,駕駛座也可以免了嘛。為什麼不讓我們像維京人一樣用船槳划過去算了。

  「唉。」我歎口氣在駕駛座上坐下,檢查著會不會連雷達也拔掉了的時候,諾蒂絲很自然地坐到了副駕駛座。

  「妳會操帆?」

  「我不會。」女人回答得很快,一副理所當然的神情。

  …那妳坐在那兒做啥,後面是沒位置了嗎?我回頭看後面的位子,明明還有幾把椅子是空的…

  「這是我們第二次見面了,希望你操帆的技術不要像你估計的時間一樣出問題。」

  其實是第三次,小姐。妳的生體脊髓還是我修的,不過妳不知道也是應該-畢竟妳連監視器的位置都會弄錯。

  「我想應該不會。」我轉頭露出一個微笑。「畢竟我想活著回去。」

  「我想是的。」女人報以同樣的笑容。「那就拜託你了,我想我也會付給你酬勞-」

  「-只是你不能和他們一樣先拿到而已。」

  …咦?

  「匹勒格先生,你可以啟動沙帆了,在你將進入阿法被塔的攻擊範圍之前我們也會開始行動。」西氐的臉從投射幕上冒出來,其實有點噁心。為什麼不找個可愛小姐來說話呢?

  不過那不是重點,我剛剛好像聽到什麼奇怪的訊息?

  「…匹勒格先生?你有在聽嗎?」

  「有、有啊。」我的思緒被打斷了,奇怪,剛剛那女人到底說了什麼,我怎麼有某種不妙的感覺…「你說你們的行動吧,我在聽。」

  西氐清了清喉嚨才繼續說道:「嗯,我們會以強襲帆為目標射出飛彈,相信您可以輕鬆躲開。而且飛彈可以幫您分擔掉阿法貝塔的攻擊,在過去的研究中,阿法貝塔的攻擊射線平均每十立方公尺只被分配到三發,所以我們認為如果有多個目標在鄰近區域內,目標被擊中的機率就會下降…」

  …什‧麼?

  「您放心,那都是很老舊的熱追蹤彈,連我們的新人都可以輕鬆躲掉,相信對您更不是問題。而且電磁裝甲絕對可以挨上好幾發,所以在安全上您可以放心…」

  最好是我會放心。要射飛彈你不會去打阿法貝塔,拿我當目標那是什麼破爛理由啊!這下子好,真的要靠阿法貝塔幫我清飛彈了,也就是說我只要離開阿法貝塔的攻擊範圍,這些渾球的飛彈就會跟過來送我上西天…這些個渾蛋,沒想到連這一步都先想好了…我轉頭看著諾蒂絲。她神色自若地看著前方十公里遠的目的地,但緊抓住座椅的兩手偷偷透露了她現在的心情。

  幹什麼先付錢啊白痴…妳先付了錢他們才不會管你死活好不好!現在要哭也來不及啦!

  該死的…不過也來不及了,總之走一不算一步吧。既然決定了要硬幹下去,先想辦法弄點資料才有機會,好歹讓我知道一下有多少東西要躲…

  「你們預計射出多少導彈?」

  「在你們即將進入塔的攻擊範圍的時候,第一波將會有十發散裝彈。」西氐秀出了一張表,上面列出了發射的飛彈的型號、發射的時間、以及發射的沙帆編號。「每發散裝彈內含四顆熱追蹤…」

  「謝謝你的解釋,這東西我看得懂。」我打斷他的話,好專心地去看那張圖表。

  …所以平均每十秒就有一波飛彈攻擊,如果散裝彈全部打開的話,每次大概會有三十到四十顆飛彈,白熾射線的射速是每次零點三秒左右,這是阿法貝塔的西南面所以我會先要面對十五挺白熾線槍…

  …大概有機會吧。大概…

  我看著面前漆黑的阿法貝塔。陽光從正上方照下,遍地的白骨與沙帆殘骸看起來就像是她的防禦工事一樣。這是多久以來我第一次老老實實地要突破她的防衛呢?「那麼,搭上往地獄單程沙帆的乘客們,請繫好你們的安全帶…」我把推進器功率直接拉到頂,一股衝撞的力量從椅背傳來。

  「…走啦!目標地獄深處!」
創作者介紹

未命名文件.txt

enc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