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有看到塔門上的那個雕像?」我的導遊指著高塔,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對我介紹:「那是傳說中的大法師...」

  我無法聽清楚法師的名字。

  不過一直是這樣子的。法師們隱藏自己真正的名字,所以當人們提到他的時候除非特別的人,不然只能聽到一段模糊的音節。

  而我們也只能用那模糊的音節稱呼他們:

  索斯爾。

  「...以雕像來說,」我的導遊還在繼續他的介紹。「大法師的雕像是太小了些,跟其他的比起來有些不成比例,是吧?」

  的確是的。我們走到了高塔門前,抬頭看著門上的那個精緻的雕像。

  如果把跟人一樣高的雕像叫做一般大小的話,與塔前兩座足有三個人高的代表光與暗神的石刻比起來,大法師僅有手肘高度的雕像就顯得十分迷你。

  「傳說那是大法師受到了詛咒變成的,但誰也不能證明。大概兩百年前大法師突然失蹤,誰也不知道他在哪邊。在不知道多久之後,據說這座雕像在某一天清晨出現,自己坐到了門頂上那兒。沒有工匠承認那是他刻的,但法師們也無法破壞雕像、甚至連讓它移動分毫都做不到。所以到現在為止大法師在門上的雕像變成了謎團。」

  我看著那坐雕像。他穩穩地坐在上面,翹著腳。我甚至可以看到他臉上的表情-彷彿正要說明什麼,口中彷彿隨時會吐出智慧的言語。

  但那只是一坐小小的雕像而已。

  「對了客人。」我的導遊指著河上的小島。「您可去過英雄之島?」

  「沒有。」我搖搖頭。雖然說是河流,卻看不到對岸,就像海一樣;只在霧氣間偶爾可以看到山嶺的輪廓在非常遙遠的地方。

  「英雄之島充滿了法師設下的陷阱,但任何想要成為國王、或是想要被稱為英雄的人,都會到島上去摘下由小仙靈們所守護的花園中最美麗的一朵花,然後當場吃掉。」

  「就是所謂的英雄之果,透特花?」印象中吃了就會獲得永生的生命與無限的力量的花朵;神遺留在地上的最後一滴眼淚。

  「沒錯!客人要不要去看看?」導遊興致高昂的樣子。「小仙靈們對於沒有興趣當英雄的人非常歡迎,不過如果讓她們發現你對透特花圃有任何不軌的舉動,是會被馬上倒吊起來的喔!」

  「呵。」我聳聳肩膀。「我對長生不老沒興趣,過度的力量更只會造成我的困擾。」

  導遊露出了意味深長的微笑。「不蠻您說,表示沒興趣的旅遊者太多了,但後來被吊起來的旅遊者就更多了。」他帶著我走到碼頭邊,兩手一攤。

  「希望客人您不管做什麼之前要三思呀。」

  我點了點頭,跟著踏上了船。

  船上緩緩地搖晃著,我隨著那樣的頻率不知覺間落入了黑暗之中。


  「...如果哪一天我出了意外,或是我遵照命運...妳知道怎麼處理。」

  說話的男子站在窗戶旁邊,手中抱著厚重的大書。

  「不。」我回答道:「我不認為我『應該』知道,我也沒有義務去做任何你要求的事情。」

  「我知道妳會的,妳也知道。」

  「我為什麼會?我不要。」

  「我知道妳會的...」男子的身影溶化在空氣中,像是夕陽染紅了天空那般不知不覺,但很明顯地讓你知道他就是有了變化。

  我走到窗口,他就那樣離開了。

  然後我躍出窗外。


  「...客人、客人!」導遊的聲音把我從掉落的恐懼中驚醒。

  「...我睡著了嗎?」

  「是的。」他笑了笑。「渡河花的時間太長,能介紹的也太少,您知道的故事也比我多,我想也許不要吵您比較好。」

  「嗯。」我點點頭。「帶我去仙靈們的花園吧。」

  「沒問題。請把您的劍交給我,仙靈們對帶武器的外地人不太友善。我先幫您拿著,離開島的時候就還給您。」

  「嗯。」導遊畢恭畢敬地雙手把我的配劍接下,並帶我進入森林的小徑。

  這一路上比我想像的要令人更加難過。

  的確如導遊所說,倒吊著的人還不少,而且許多已經成為枯骨,甚至只剩根骨頭被繩子綁在樹上。

  「看來透特花有不少肥料?」

  「一百個人出發,也只成就了一個英雄。」導遊以吟唱者的調子唸道:「一百個人之中,小孩逃走了、盜賊消失了;受傷的戰士成為霸主、鐵鎧的騎士成為英雄;逃避命運的法師成為魔王,被抓進了地底。」

  「於是再一次地,一百個人出發了。」我把故事接了下去,導遊回頭笑著。

  「您果然博學多聞,這個典故知道的人不多呢。」

  「碰巧罷了。」我擺擺手,示意他繼續帶路。

  走沒多久,導遊指著一塊被圍起來的地方。「那邊就是了,透特花的園圃。」

  沒有仙靈、沒有花,那兒只是一片荒地。

  導遊退後一步,嘆口氣。「但現在已經成為廢墟了,因為再也沒有魔王,也不需要英雄。」

  「沒有人到英雄之島,沒有一百個人當培養英雄之花的肥料,所以也就沒有英雄了。」

  背後傳來劍出鞘的聲音。

  「妳是第九十九個人。英雄之花就快要開了。」

  「原來如此。」我看著透出胸口的劍,了解了一切。「你是怎麼趕走仙靈們的?」

  「不過就是一點罌粟、一點小火罷了。」

  我看著透特花園圃中間僅有一片葉子的花苗。「那就是九十九人的英雄之花?」

  「九十八人。」我感覺到導遊想把劍抽出我的身體,他的聲音有點慌張的感覺。「妳、妳怎麼...」

  「你想問我怎麼沒有血嘛?」我回頭,對男子露出微笑。

  「因為我是,第一朵花的第一個人。」

  我把劍從背後抽出來。

  透特花開出了紫色的小花朵。

  「...意外嗎?」我看著法師之塔的方向。「我並不覺得有什麼意外的。」

  我摘起花朵,越過導遊的身體。

  「如果你是逃避命運的法師...」

  那我就來改變命運吧。代替你成為地底的魔王,代替你死去。

  我吞下透特花。
--
迷你
被詛咒
遺失很久的
島嶼
陷阱
fairy

某人受傷
躲起來
廢墟
創作者介紹

未命名文件.txt

enc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