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研究人員注意,本研究中心將在十八分鐘後封閉,請盡速至地下樓撤離。所有研究人員注意,本研究中心…」

  門開啟的瞬間,警報響了起來。我趕忙站起身,出現在面前的是一團慌亂的控制中心。

  …這是…什麼?

  不可思議的景象在我面前展開。穿著白色長衣的人們在控制儀表前面走來走去,不停地監控、操縱阿法貝塔各處的機械裝置。

  這會是幻覺嗎?還是…

  「防衛層能量失控!」「主任!系統被侵入了!沒有代碼!」「從十七樓開始的隔離牆面不受主控室動作!熱導向飛彈自行發射了!」

  「穩住!」熟悉的聲音在主控室的中央響起。艾薇兩手飛快地在控制面板上輸入各種指令,她的聲音有著我記憶中所不存在的緊張感與魄力。「確定所有出入口已經打開,把防衛系統改為手動操作!不行的話就切斷電源!用可操作的白熾射線擊落所有飛彈!」

  「十五到十八層失去控制!」「備用電源啟動了!沒有辦法關閉!」

  我呆站在主控室門口,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足足佔據了半個主控室牆面的螢幕正中間顯示的是阿法貝塔的透視圖,從塔的正中間開始,變成紅色的部分往上下一區一區地蔓延開來。螢幕的左右則是數十個小螢幕,分別顯示阿法貝塔內部的所有監視器以及塔外的狀況。

  「繼續監控所有出入口!」艾薇喊著。「封閉二十層以上所有通道!主控室關閉,列為最高等級感染區域!」

  聽到她說出「最高等級感染區」的時候,所有人的動作都停頓了一下,不約而同地抬起頭看著艾薇的背影。

  「…艾薇主任!這樣…」某個人提出了猶豫的疑問,艾薇頭也不回地喊道:「動作快!降下所有隔離艙門!我們必須在這邊等他們回來!列為感染趨勢為了把室內外隔離!搞不懂嗎?!」

  「是!」「了解!」

  主控室的門冷不防地關了起來,我往前一步躲開被門夾斃的命運,而隔離門在我背後喀啦喀啦地降了下來,電磁隔離層在門上偶爾閃出藍光。

  「…所有研究人員注意,本研究中心將在十二分鐘後封閉,請盡速至地下樓撤離。所有研究人員注意,本研究中心…」

  在隔離門降下之後,這些人突然不再像剛剛那樣地慌張。控制室中充斥著機械運轉以及執行程式時的嗶嗶聲,偶爾某人報告哪層樓失控,機械無法操作;但艾薇再也沒有做出指示。

  在不斷重複的警報聲以及持續減少的時間之中,螢幕上的阿法貝塔變成紅色的區域逐漸增加;左邊一個個的小螢幕中的影像令人有看著某種古老電影的感覺:塔內四處是鮮紅的血跡,研究員以不可思議的方式如同野獸般地與其他人互相撕扯,甚至可以看到失去身體的殘肢在地上緩緩地爬動。

  而另一邊的小螢幕則可以看到上百艘的沙帆揚著沙塵遠離阿法貝塔。許多開得近的沙帆互相碰撞,有些就此翻覆,被閃躲不及的其他沙帆撞上;有些沙帆開到一半被白熾射線從中間掃過去,當場爆炸變成一顆火球;有些則是在飛彈之中閃躲,沙地上不時爆炸出一個個的淺坑,躲開的沙帆揚長而去,沒躲開的則陷在裡面,接著被飛彈擊中,然後爆炸。

  「…本研究中心已經封閉,本研究中心已經封閉…」

  不知道什麼時候,警報不再報出時間,只是不停地響著;主控室中的研究員不再忙碌地動作,只呆看著螢幕,或趴在控制面板上啜泣。

  螢幕中間的阿法貝塔除了代表住控室的藍色區域之外,已經全部變成了紅色,左邊的小螢幕有些在一陣雜訊之後不再顯示影像,而有些則是只顯示一整片的腥紅。

  艾薇看著她面前的螢幕,做了些操作把其中一個畫面放大。螢幕中間顯示一艘沙帆,掀起沙塵漸漸地遠去。

  那一艘是我的Angel Wing,改造之前的樣子。我就在那艘沙帆裡面,在撤離的當時。

  我繞過幾張控制台往艾薇那邊走去,研究員看到我的時候多少地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但他們並沒有太多的心思放在我身上。我走到艾薇背後站著。多令人懷念的背影,美麗的長髮束成俐落的馬尾;我恨不得伸出雙手擁抱她,但又怕這一切只是幻覺,會在我伸出手的時候消失。

  她並沒有注意到有人站在她身後,而是看著面前的螢幕,伸出食指跟著漸漸變小的沙帆船尾移動。

  「…快走吧,不要回頭…」她細細的聲音飄到我的耳際。我這才知道她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看我離開的;她並不是為了塔裡的誰,而是為了已經逃出塔,包括我在內的那些人!而現在在那艘沙帆上的我只想逃得一條命,還一邊以自己的自私猜測著她為了什麼而留下,我…

  「匹勒格,請多保重…」

  天啊,不…

  這句話重重地搥打在我的心上,視線變得一片模糊;螢幕暈成一大片無法辨識的光影。我到底做了什麼?背對她逃離阿法貝塔的時候,我到底在想什麼,我居然放她一個人在這裡,我…

  艾薇,對不起,對不起…

  眼淚失控地滑過臉頰,我忍住喉頭的抽動,喚著她的名字:「…艾薇。」

  她整個人震動了一下,呼吸變得急促。「匹勒格…我以為你走了。」

  是的,我是走了,但是我回來了;我回到妳的身邊,再也不會離開了…

  我彎下身,雙手從背後環住她。

  「我回來了。」

  我扳過艾薇的肩膀,讓她轉身正面對我。她很快地發覺了我跟螢幕上那個正在逃跑的我的不同。

  她的眼神中出現了疑惑,然後轉變成懷疑。「…你是誰,怎麼混進來的?」她的手伸到桌旁,我知道她要按下警報鈕。如果她按下去的話,現場就會有十部以上的射線槍冒出來並在完全不會傷害到研究員的狀況下清除侵入者-那是我設計的系統,不會有人比我更清楚。

  「我只再問一次。你是誰?」艾薇的眼神陌生得緊,我從沒看過她以這樣的眼神瞪著我。我半舉著雙手,笑道:「我是匹勒格,要我報我的安全編號給妳聽嗎?」

  「說。」她的手指覆上了警報的按鈕,我聽到旁邊開始掀起小小的聲浪。我在記憶的底層尋找那一串編號,然後一個字一個字地說出來。我跟艾薇的對峙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研究員離開了原來的位置在一定的距離外圍了上來,我注意到有些人手裡抓著槍。

  「我怎麼不記得主控室是可以帶武器進來的?菲爾?」

  被我點名的男子緊握著槍不動。「你不是匹勒格。我親眼看著他離開的。」

  是啊是啊,你是不是還想說他雖然沒有整理但好歹是短髮而且穿著實驗衣也沒有這麼多的鬍鬚渣子?我白了拿槍的男子一眼,對艾薇說道:「艾薇,妳聽我說,我不知道要怎麼解釋,但我就是回來了…」

  「你到底是什麼!」艾薇手離開了按鈕,卻抓起了桌上的檔案夾往我頭上打來。「為什麼要用匹勒格的樣子騙我,你到底是誰!」

  我伸手擋住,卻在後退的時候摔倒在地上。菲爾的槍射出了光線,在窗玻璃上打出了一道裂痕。主控室中的人發出了恐懼的聲音,但很快地平靜下來。

  艾薇站在我面前,胸口因為激動的情緒而不停起伏。

  「艾薇,妳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也許是因為現在的阿法貝塔處於特異點,所以我才會回到這裡!」

  「什麼特異點?」

  兩個男研究員仗著身體魁梧,一左一右地把我架了起來。「你好好跟主任解釋吧,冒牌貨。」

  「我說了我就是我!你們真煩!」我兩手一擺,甩開他們的手。「誰敢靠近我就把他燒成炭分子!信不信!」我把Glover的防衛系統打開,藍色的光線恫嚇地在Glover上頭纏繞著,並立刻射出了一道電光打在把菲爾手上的槍打掉。

  槍發出了沉重的聲音落在地上,研究員礙於我的恐嚇,不發一言地站在原地動也不敢動。

  「坐回自己的位置然後安靜,你們剛剛看到這東西的效果了。不要逼我用非致命戰爭條約之前的武器攻擊你們。」我看著他們一個一個地回到原來的位置,我才拖過一張浮椅在艾薇旁邊坐下。

  「你到底要什麼?」

  「我要妳相信我,艾薇。」我歎了口氣。「我沒有騙妳的理由。正如妳所見,現在的我的確是在那艘沙帆上逃走了,妳知道在那之後我一個人過了幾十個世紀,現在終於又見到妳一面,我…」我無法再說下去,視線再度糊成一片。我花了好一段時間才冷靜下來,重新抬起頭來望著她。

  她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你不是說…該不會…」

  「妳相信我了嗎?」我從椅子上站起來,把她擁在懷中。「我來帶妳逃走的,放心吧…」

  雖然是這樣說,但我其實並不清楚該怎麼回去我的時間。我可以確信在我的時間發生了某種事,讓打不開的門打開了,並連接到撤離的當時。

  …既然如此,打開門應該是第一步…

  「電腦!解除主控室封閉狀態,把門打開!」

  「封閉空間沒有內部開啟程序。」電腦毫無感情地回答我。

  「哼。」我舉著左手對準了主控室的門。在一陣電光閃過之後,門在電磁護罩的保護之後毫髮無傷。

  「匹勒格…」艾薇擔心地看著我,我回給她一個微笑。「有機會的,相信我。」我奔到窗邊,但窗戶上被像是變形蟲般的紅色半液狀物爬了上去。看起來窗子外面是撤離的時間。難道只有主控室的門可以嗎?

  「只要把門打開就有機會逃生,除了電腦之外一定有別的方法!」我咬著牙說道,一邊繞著主控室裡面走,希望尋找到如何打開門的靈感。

  「嗯…匹勒格…博士?」

  「我就是!你們要問幾遍!」我火氣上來,對著剛剛問話的女孩子吼叫。她一臉像是我要把她吃掉似的畏縮,扭扭捏捏半天在我的耐心即將累積到下一個爆發點的時候她才說道:「電、電路基板應該可以直接控制,是不是可以試試看…」

  「總比沒方法好!」我掃過一遍室內的所有人,尋找記憶中這些人個別的能力與背景。「阿桑、菲爾!你們有電機背景,想辦法試試看!一個去弄接近門的基板,一個去動主控檯看看!」

  被我叫到的兩個人立刻站了起來進行動作。在艾薇表現出相信我的樣子之後其他人人對我的懷疑也跟著消失無蹤。

  「那麼,艾薇,幫我做侵入吧。」我坐到艾薇旁邊,把Glover接到控制面板上面,開始入侵主電腦的資料庫。

  我的動作還沒開始,慌張的尖叫聲傳了過來。我轉頭過去看到紅色的液體從窗子上剛剛被打出來的裂痕滲了進來。

  「所有人退後!不要去碰那個東西!有沒有火?用火燒!」我想起剛剛在螢幕上看到的慘狀,這個東西也許是一種病毒、或是什麼不可知的力量,被碰到很有可能會變成其他樓層那些人的樣子!我用力拍擊警報鈕,瞬間大約十架小型射線槍從牆面的各處冒了出來。「電腦!燒了非人類型態的有機體!」在光束在室內一陣亂打,研究員培養的小盆栽首當其衝,那些小花小草幾下子變成了一堆黑炭;當射線槍開始燒灼那些半液狀東西之後,我回頭把注意力放在侵入的動作上。艾薇在旁邊同時進行操作,在她有權限的區段取得密碼節省我侵入控制的時間。

  「匹勒格博士,門口的電路基板有電磁保護!」「主控台的也是!」

  桑爾塔克和菲爾先後回報要命的訊息,我大聲地吼回去:「想辦法破壞它!想留條命就想辦法!」

  突然呼的一聲,電腦失去了反應,射線槍停止了動作,剛才閃爍的光線消失無蹤;整個主控室只剩下我的Glover的投射幕還有光線,其他所有的儀器都在一瞬間失去了電力。

  「該死!」我把Glover和主控面板的連接線扯掉。桑爾塔克和菲爾也從電路基板上頭抬起了頭,眼中充滿了恐懼。

  整個主控室被籠罩在一片鮮紅的暗光之中。那些紅色的東西包圍了整個主控室外面,陽光透過這些東西照進噁心的顏色。每個人都像是浸在血裡面一樣,被不可知的恐怖淹沒。

  艾薇緊抱住我。「匹勒格…」

  研究員縮到主控室的一邊,另一邊是被打出隙縫的窗子以及從細縫中緩緩滲入的鮮紅液體。

  「…一定還有辦法…」一定還有,我不會死在這裡!

  我把Glover對準了地上那一癱蠕動著的東西,在電光閃爍之後那邊飄來了燒焦的味道。在確定那個東西已經「死了」之後,我把Glover的能量全開,對準了隔離門射去。

  門上出現了燒焦的痕跡,但依然紋風不動。

  我一腳踹上去,但得倒的回應只有低沉嗡嗡作響的回音。

  就只差一點點了!我要把艾薇帶回去!我發瘋似地大吼著衝到門前,扳住門縫想要把隔離門扯開。研究員有人開始哭泣,幾個男的過來一起扳住了門縫往兩邊扯。

  這是完全瘋狂的舉動,但瘋狂造成了一些效果。隔離門很快地被拉開,在那之後的大門也被扳開了一條縫,在歡呼聲中更多的人衝過來幫忙,接著主控是大門被拉開了幾根手指寬的縫隙。

  但我在那樣的寬度之中看到的並不是希望。

  門外不是我來的時候的樣子,我瞪大了眼但暗沉的黑紅讓我無法看清楚那邊有什麼,血腥味飄了進來,研究員慘叫著躲到主控室的最裡面縮成一團。

  「我們完了!」一個人大叫:「都是你!你果然不是匹勒格博士,你是怪物!和那些東西一樣的怪物!」我看不清楚週遭的人的表情,但他們從我旁邊退開,有人奔過去撿起了槍。

  「我強烈建議你不要開槍。」

  那傢伙兩手一邊發抖一邊把槍對準了我,並沒有考慮我的建議。於是我看著槍在他手裡膛炸,看著他在地上哭叫滾動。

  「別說我沒警告你。」我轉回頭去看著門縫。外頭的東西開始往這邊擠了過來,甚至我懷疑自己聽到了某種喃喃自語的聲音;我把Glover對準門縫,射出幾次電磁光束。

  血腥味混合著燒焦味令人作嘔。但這樣做的確讓那些東西的動作慢了一點。

  不知道這樣能擋多久。我計算著Glover的能量,轉過身把窗戶那邊滲進來的也用電磁光燒掉。

  艾薇走到了我的身邊,看著我。

  「…妳還相信我嗎?」我不奢望。我以為我可以救妳,救所有人;但我把事情搞砸了。「對不起…」

  她的手指覆上了我的嘴。「不。我相信你。」她微笑著,挽著我的右手臂。「即使是在最後的最後,只要你在我旁邊…」

  我想起了這個時間駕著沙帆逃跑的我,應該正全速往哈邦涅拉前進希望找救兵回來吧。

  但沒有人願意出發救援。甚至借不到一艘中級以上的沙帆回來。

  Glover的電磁出力看起來變弱了些,我不得不增加攻擊的頻率好把那些東西擋在外面。

  「我對不起妳…」

  艾薇瞇起眼睛笑了笑。Glover閃爍的電光照得她的臉時明時暗。「…不。你說你是從很久以後的時間來的?跟我說說未來的世界好嗎?我們的開發計畫後來呢?」

  我沉默。Glover的電力已經快要消耗完了。我帶著她往後退到了最裡面所有研究員縮在一起的地方,開啟了Glover的電磁防護網。雖然效果並不強而且也不知道可以撐多久,但能拖得一時是一時。

  「在這一次的撤離之後,各個控制塔也陸續出現了和阿法貝塔類似的狀況,後來開發計畫在一百零三世紀的時候就中止了。」我看著那些腥紅的東西從門縫爬進來,落在地上。

  「喔。」艾薇低下頭。「那,這是為什麼呢?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不知道。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妳。

  「因為中央沙漠是地獄的入口。」旁邊不知道誰冒出一句。

  這句話讓已經平靜地面對現實的眾人再度崩潰,我聽見哭聲、叫罵聲,有人衝過來對我拳打腳踢,但那種攻擊那一點力量也沒有。

  只是對於他們自己生命的最後一點點掙扎。

  艾薇被我抱在懷裡,等到眾人哭倒在地的時候,我才抬起頭來。

  她看著我的表情。「…是真的嗎?」

  我不知道該不該說。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我…

  「…我不知道。」她聽我這樣說,神情有些恐懼。我痛苦地閉上了眼把她抱在懷裡。「在一百一十世紀的時候,是有些超自然學家發表類似的論文。但沒有人可以證明跟這次的事件有關…」

  艾薇點了點頭。「你呢?你後來都在作什麼?」

  「我…」電磁網發出霹啪的聲音,藍色的電光在室內微弱地閃了閃。那些東西已經流到了我們的旁邊,只是被電磁網暫時擋住而已。

  我知道電磁網只能再撐一次。

  「艾薇。」我低聲喚著懷裡的女人。她抬起頭來,眼中映著我的臉。

  在另一次的電光閃爍之後,Glover的電力用罄,電磁網消失,所有人恐懼地站了起來,退到牆邊。

  艾薇緊緊抓著我的手臂,微微地發抖。

  我把她的兩手握在右手掌心,左手把她摟在懷裡。

  「我在那之後一直想妳,一直想妳超過十個世紀…」

  在撤離的當時沒有告訴妳的話,雖然晚了許多個世紀,對妳來說大概只是不到半天的時間吧。

  「我愛妳。」

  「…我也是。」

  我抱著艾薇攀到了射線槍上頭站著,心想著能撐多久是多久,一邊祈禱奇蹟的降臨。幾個人看到我們的動作也紛紛試著爬到其他幾架射線槍上面,一時之間他們爭先恐後地爬了上來,旁邊一架射線槍的機械手臂不堪負荷而斷裂,在上頭的幾個人全部摔了下去。

  我跟艾薇在的這一座射線槍也同時被將近十個人的手抓住,一個一個都打算爬到上面來。

  「站到那邊去。」我示意艾薇站到機械手臂連接在牆上的位置,自己也跟了過去。我們才剛過去,射線槍最前面一截就無法負荷人的重量而斷裂,三個人掉入紅色物體的範圍內。他們尖叫著拍打爬到自己身上的這些東西,但沒一下子就失去了聲音,渾身裹著那些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倒下。

  地上現在已經到處都是一團一團那些半液體的東西,拖得滿地褐紅的黏液。還在地上的人慘叫著,有些抓住了我的褲腳,但我在這些人有機會把我扯下去之前就先踢開了他們。

  幾次之後不再有人伸手抓我;還在地上的所有人現在已經變成了可怖的屍塊,而爬到射線槍上的我們變得和他們一樣也只是時間遲早的問題-主控室不用多久就會被這些東西完全佔滿了。

  已經完了。

  我和艾薇緊緊地互相擁抱。

  已經沒有辦法了。

  從阿法貝塔撤離之後我一個人遊蕩了十幾個世紀,最後還是回到了妳的身邊。

  但即使回到了撤離的當時,我卻完全無法挽救這一切,除了抱著妳之外完全無能為力。

  我該感謝命運讓我回來,還是怨恨它逼著我眼看著這一切的發生卻無力改變?

  艾薇…

  我閉上了眼睛。
創作者介紹

未命名文件.txt

enc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