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冠滾下了王座前面的樓梯,然後被隨從撿了起來。

  「怎麼辦?國王死了,我們一定會被當作犯人的。」聽到異狀而跑進接見大廳的隨從-山德-非常緊張地說著。「怎麼辦?只有我們在場、又是半夜的、刺客怎麼挑這種時候讓國王死啦!」

  「閉嘴!誰叫你說什麼聽到了怪聲進來看看?這下子好了...」另一個跟著山德進來的隨從-默特-壓低了聲音咬著牙說道

  「誰?」接見大廳外傳來了侍衛的喊聲,兩個隨從嚇得跳了起來,山德躲到窗簾後面,默特則是把國王歪到一邊的頭扶正,並把王冠戴回去。

  大廳大門被撞開的時候他站在國王旁邊,看著衝進來的侍衛們。

  「你們好大膽子,誰叫你們進來的?」

  侍衛長正要辯解,默特對他輝了揮手並以嚴肅的口氣說道:「國王正在休息,你們還不安靜出去!」

  「...但是!」

  隨從從王座旁邊走下來,站到了侍衛長前面。

  「或是你想把王吵醒,讓他看看是誰擾人清夢?」

  侍衛長猶豫了一下,便招手要其他侍衛都放輕了腳步出去。

  大廳的門被關起來的下一刻,默特腿軟坐倒在地上。

  「你真聰明!」山德帶著驚嘆的表情從窗簾後面走出來,伸手要去扶坐倒在地上的朋友的時候-

  「刺、刺客啊-」默特不知道什麼時候手中多了把刀子,並用力地插在自己腿上。「天啊、國王、國王被殺了!」

  大門轟地一聲打開,同時默特「呃啊」一聲滾到了王座之下。

  「你...你竟敢殺國王!是誰指派你的!」默特拔起腿上的刀子,頓時血如泉湧,然後他便往後一倒,一動也不動。

  站在國王旁邊,被一直以來的朋友突然的舉動給嚇壞了的山德呆站著,直到守衛們靠進過來才大喊著:「不、不是我!是刺客、我親眼看到一個黑衣服的人跳到窗子外面,不是我!」

  但守衛還是一步步地接近,有些人拔出了長劍。

  被冤枉的隨從尖叫著跳出了窗外,摔進了樹叢裡面。

  「刺客跑了!快追!是國王隨身的隨從山德!快抓住他!」

  山德從樹叢摔下來,奇蹟般毫髮無傷地從樹叢再摔到地上,慌慌張張地爬起來,沿著城堡前的小路跑進了街上。

  山德跑沒多久,看到前面一座教堂裡面沒有燈光,便像是小偷一樣地躡手躡腳從窗戶爬了進去。

  他從禮拜的長椅子之間穿過,找了一個照不到光的角落縮在裡面。

  「神的孩子啊。」一個渾厚的男聲在黑暗中響了起來。「你為什麼躲在角落哭泣呢。」

  山德抬起頭,卻沒有看到人影。

  「我的朋友背叛我,他讓我變成了壞人。神父。」

  黑暗中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孩子,正義將會得勝,壞人不會永遠不受懲罰的。」

  山德稍稍放鬆了身體。「真的嗎,神父?」

  「是真的。」黑暗中的人影走到了月光可以照到的地方。是一個穿著全身黑衣的人影。

  「你...你...」

  「正義終將獲得勝利,復仇的火焰將吞噬你們侵略者的城市。」

  男子跳出教堂,火焰在山德的四週蔓延。

  這個晚上,王都的各處同時冒出了火焰,讓守衛與滅火的人們疲於奔命,但還是燒掉了一半以上的建築物。

  第二天晚上、第三天晚上、第四天晚上,每到半夜就有人放火的這個狀況持續了十天。

  然後第十一天,王不久前征服的蠻族大軍開到了城下。

--


皇冠
樓梯
爭執
秘密
睡覺
非常聰明
小偷
教堂
小孩
火焰
創作者介紹

未命名文件.txt

enc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