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裡,人慢慢的瘋狂了。

  因為是在這裡。

* * *

  靜謐的早晨,只有風車吱嘎吱嘎的轉動著,幾個人在陽光緩慢改變角度的過程中,在黃沙的街道上踱步。

  陽光下,幾個影子拖著腳步前進。

  「早晨。」「早晨。」「早晨。」

  道過了早安,一群人聚集在鎮廣場中央。

  「早安啊,呵呵。今天要往哪邊呢?」聚集在廣場中的人帶著疲倦的笑容,聲音裡含著許多的諷刺,與一點點的無奈。

  今天的早上有十六個人。

  人們朝著十六個方向前進,一樣的拖著腳步,他的影子拖在左邊。

  北北西,第十九天。

  最後一天,也許是最後的機會。

  直直的往北北西前去吧。他看著指南針,確定自己的方向與北方夾著一個小小的角度。嗯,該是北方二十七度西,昨天是西二十七度偏北,前天是西二十七度偏南,西南西。

  他計算著,面前是小鎮的邊緣,一座矮牆。

  跨過去吧。

  矮牆上有著腳印,與自己反方向的腳印,從森林中跨過來的泥巴印。

  在哪裡應該轉身,是日正當中,影子最小的一刻,可不可以保持影子一直在左邊,這樣也許有希望。

  也許不該在左邊,回頭,回到鎮上。

  回到出現在鎮上的那一天,該是十九天前。

  十九天前的中午後一刻,第一個人出現。

  十八天前的中午後一刻,第一個人又出現,鎮上變成兩個人。

  十七天前的中午後一刻,第一個人再度踏進小鎮,悠閒的在城鎮中閒逛,一個人躲在角落,一個人急切的進出鎮上所有的建築物。

  十六天前的中午後一刻,又一個人踏同樣的腳步進入小鎮,同樣悠閒的在城鎮中閒逛,一個人躲在相同的角落,一個人急切的以不變的順序進出鎮上所有的建築物。

  十五天前的清晨,兩個人站在廣場中間。

  「早安。」

  影子拖在左邊,一個人往北。影子拖在右邊,一個人往南。

  七天前的早晨,他往北方二十七度偏東的方向前進之前,對著面前的八個人諷刺的笑道:「早安啊,呵呵。今天要往哪邊呢?」

  所以他連第十九天的今天,一共被問了七次。

  手中的斷刀在四天前就完全沒有用過了。

  第十九天的今天,他沿著指南針所指示的北方偏西二十七度,直直的走。他要走的路,已經全部被另外的人用那把刀砍出了一條小徑。

  在走到近黃昏的時候,他看到四天前的早上弄斷的刀刃,就嵌在一棵樹上。

  四天前他走的方向是南二十七度偏東,南南東。

  當他走到晚上的時候,看到了一座矮牆。

  他跨過矮牆的時候,幾乎是故意的,在上面踩出了一個滿是泥濘的腳印。

  十六個人先後回到了鎮上的廣場,那兒已經有三個人,生了兩堆火。

  其中一個人手裡拿著一個球型的東西,由左而右的旋轉著,有些愉快的笑著。

  另一個人手中拿著同樣的球型物,不停的往反方向旋轉。

  球型物的碎片灑了一地,有一個人躺在地上喘氣。

  他看著面前的十八個人,有七個人先後抓著刀對著其他人揮砍,有四個人拿著斷刀。

  他是第五個擁有斷刀的人,斷刀並不在他的手上。

  斷刀插在他的胸口上。

  「嘿!這該是什麼值錢的魔法物品吧?」由左向右轉著手中的球型物,一個人高興地笑著。
創作者介紹

未命名文件.txt

enc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