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邊的轉角過去是一個平緩的坡道。

  每天都會經過的,早上陽光照得背上一片溫暖,我看著路上的漆字下坡;黃昏的時候則是背著夕陽望著天空前進。

  我從來沒有看過這條街道這兩個時間以外的樣子。

  也從來沒有面對陽光過。

  這是一個令人有著奇怪的悠閒感的午後。

  徒步地走上坡,路上沒有一個人。商店都開著,就像它們在這種時間應該是的那個樣子。陽光斜射過來,樹影斑駁在櫥窗上面。

  我漫不經心地走過坡道上的一家書報攤。那兒理所當然的擺著今天的報紙和一些當期的雜誌。書報攤之後是一家精品店,每一次騎車經過的時候總是想要停下來看看,但不是太早它還沒開門就是我趕著騎車回家而沒有機會…

  …為什麼現在,我會走路經過這邊呢?

  精品店的門關著,櫥窗裡的人偶不變地微笑著,古董鐘的鐘擺無聲地左右晃,時間是…

  古董鐘上的時針和分針走著不一樣的方向,隨著鐘擺的每次晃動一格一格地走著。

  人偶的笑容似乎變深了,有著猙獰的錯覺。

  不舒服。

  陽光從坡道左邊照過來,把我的影子映到了櫥窗裡面,就在人偶旁邊站著。

  我轉身往前走去。

  精品店過去是一條小巷子,裡面髒兮兮的,地上有著散落的垃圾和永遠的陰濕,連陽光也不願意踏進去一步。

  加快了步伐走到騎樓下面經過幾道緊閉著的門,這些門上總是貼著一張又一張的廣告。廣告才被撕下的白色痕跡馬上被重重疊疊地蓋了過去,也許哪一天這些門會因為無法負荷這些五顏六色廣告紙的重量而轟然倒下。

  也許會揚起一些灰塵。

  我想像著那樣的情景,一邊抬頭看著坡道的最上面。只要走到那兒,接下來就是下坡了。

  該會輕鬆些吧。

  前面停到騎樓上的機車整齊地排著,騎樓的盡頭就是坡道頂了,那兒比起這邊明亮了些,是藍色的天空和白雲。

  跨開腳步,旁邊書報攤上的報紙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今天是幾號呢?一點印象也沒有了。報紙上寫著的事情我一件也沒聽過,我隨手拿了一份,展開的同時從報紙上緣看到坡道的頂端。

  …剛剛是已經快要走到了坡頂,而這裡也已經經過了嗎?

  心猛地一跳。

  這不對勁。

  我把報紙往書報攤上一丟,往坡上跑去。

  眼角瞥見精品店的櫥窗,讓我的腳步緩了一緩,但我又立刻加快速度往前跑去-櫥窗裡面是不是有些改變?那個人偶娃娃,怎麼會有著像是期待一樣的眼神…

  我奔過巷子前面,踏過一灘水,水花四濺。

  啪!

  把水聲拋在後頭,奔到騎樓下面。那些門上的廣告紙變多了,多到讓門厚了一倍,從門框凸出來…

  剛剛還不是那樣子的…

  一扇貼滿了廣告的門倒了下來,碰!

  揚起了很多的灰塵,我瞇起眼睛。

  啪啦啪啦…

  報紙遮去了我的視線,我揮手把飛到臉上的報紙丟到旁邊去。

  旁邊是書報攤。

  精品店的門打開了。

  手心在冒汗。

  陽光照在身上,但一點也沒有溫暖的感覺,有種天旋地轉的涼意襲了上來。

  我跑過書報攤,奔過精品店打開的門,衝到了騎樓外面的馬路上。

  這樣應該就可以了,只要走到坡頂就好了。

  我盯著柏油路上的白線,只要順著走,一定可以走到某個地方的,某個不是這個坡道的地方…

  一張被揉皺的報紙飄到我的腳前面。

  報紙從書報攤上飄到馬路上…

  我站在馬路中央,影子投到了站在人行道旁邊的書報攤上。

  精品店的櫥窗裡面是空的。

  再上去的騎樓已經被大大小小的廣告海報貼得連牆磚都看不見。

  …我為什麼會在這種時候徒步經過這裡?

  我不是應該在清晨和傍晚騎車經過嗎?

  其他人呢,為什麼一個人也沒有…?













  「欸,妳聽說了嗎?」

  「什麼什麼?有什麼事情?」

  「上坡那家精品店上星期不是火災?有人說看到有很多人影跑出來…」

  「嗯,然後呢?」

  「可是那家店裡面沒有住人喔,老闆和店員都是住外面的…」

  「那,那些人是…?」

  「妳知道那家店都是賣布娃娃和人偶的嗎…」

  「哎唷,好可怕,別說了…」

  「嘻嘻…」














  你每天都來看我,為什麼不來救我,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創作者介紹

未命名文件.txt

enc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