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又想起了那一片藍色。
只有這樣的方式可以讓我感覺被包圍,讓我在這個城市裡面去回憶那片藍色。
聽著吧,只有這樣會讓我回到那樣的時間。

「喜歡藍色嘛?」

帶著透明的水藍,也許加上一抹綠色,或是如何的增加了她的艷麗。永遠也不會忘記的,那一片海藍。

「你是從哪裡來的呢?」

海平面上的太陽把整片海鍍上了一層閃爍的金黃,站在沙灘上。
海一次一次的宣告她的領域,用著足以包覆眼前一切的聲音。
於是走到了海邊,聽著潮聲,看著在木板人行道上移動的各色人種。
畢竟是觀光地嘛。

「你住的地方,是什麼樣子的?」

那是出海口吧,也許可以這樣說。坐著載不了多少人的小船,經過了水上市場,該說是岩石還是小山呢,總之是從海裡冒出來的,林立在這片海域。
說是海,也只是因為水是鹹的,以及那些瘋狂吞食釣餌的魚看起來不像淡水魚的臉而已。

「因為這邊接近赤道,很熱,所以大家都很懶惰,沒事就在睡午覺。但我不一樣,我很努力。總有一天,我要到城市裡面工作。」

用木頭架起來的水上餐廳,腳下木板間的縫隙就可以看到海面,搖曳搖曳的光線讓世界似乎也跟著旋轉了起來。
細絲般的光線從棕櫚撲的屋頂上流洩,牽在人的身上,海浪撲起的水氣讓光線暈散,風吹著夢境一樣的心情。
走過吱吱作響的木板,奢華的獨享一隻龍蝦,驚訝的讚嘆著。

「沙灘上那些整齊排的全部都是遮洋傘,都是給觀光客用的。」

遊艇上的人吵鬧不堪,但船破浪的水聲讓人的心情稍微平靜了些。
即使是在這樣讓每一個人都試圖躲藏在陰影之下-不論是自製還是本來就存在的-的正午炙人陽光中。
船停在離岸邊一段距離的海上,脫下了鞋子,跳進了及膝的海水中。
意外的冰涼,和這晴朗的天氣同樣的令人愉快。

「下一班船接近傍晚的時候才會來,島很小,走路只要一小時就可以逛完了。」

白沙,藍天,碧海,金色的陽光。
海水透明的見底,在水中聽見的浪聲不太真切。
海浪搖晃著,讓身體飄著,舒服的似乎可以就這樣睡去。
海底離得很遠,光線隨著海浪以及身體搖動的頻率不停的畫著幾何圖形。
就這樣睡去嘛,似乎是個不錯的選擇吧。

「這邊有很多歐洲或美國人,有時候,她們還會把泳裝給脫掉喔~」

在棕櫚樹的林中漫步。微笑的表情,說著與稚氣的臉龐不相若的話。
踢著地上的沙子,陽光篩落在身上、地上,一片金光搖曳。

「啊呵呵…是阿沙教我的,他說你們那邊來的觀光客都喜歡這樣。」

風開始吹了。
在沙沙作響的告別聲中,樹影揮著大手。
兀立在海上的一座島,在引擎聲中模糊掉,消失在霧氣裡面。

「要不要去熱鬧的地方看看吧!」

意外的依然熱鬧,在這兒的深夜啊。
坐在喧鬧之外的港邊,夜色讓心情安定了下來。
不甚熟悉的異國,倒也是別有一番風味。
其實都差不多一樣吧,每一個城市都會存在著這樣的地方…

「明天帶你到漁村去…」

於是待在窗邊,看著這個城市。
難得的宿在高處,俯瞰著,像是至高者的角度一樣。
但我只是欣賞,這個睡得不甚安穩的城市。
閃爍著,將睡未睡的情緒。

「這邊有一個古老的傳說,說是如果在這邊撿到相同的兩塊石頭,放在兩個人身上,他們就永遠也不會分開…」

貧窮,在光彩華麗的觀光表象之外,黃色的頭髮在海中出現。
本來該會是黑色的頭髮吧。長年的在海中撿拾觀光客丟下的硬幣,讓他,讓這兒變成了這樣。
多少帶點驚訝的看著這個地方。卻被一雙雙張著手心的小手包圍,無法逃離。
是啊。逃離。

「……。」

通往城市的路上,兩邊是簡陋的建築,幾個婦女在溝渠旁邊洗著些什麼。
一些古老的廟宇就在路旁,綁上紅布條的石像似乎已經站了許久許久一樣的斑駁。
以我們來說的話,該說是廟祝吧?懶拖拖的坐在廟前翹著腳睡覺的人。

「祭神,或是午飯,或是任何活動,對這邊的人來說都應該要是一種享受,所以你看他們雕刻的那些雕像,工很細對不對?因為他們做一點就休息一下,睡一覺吃點東西聊聊天,然後才又開始工作…」

刺耳的樂音響著,令人開始懷疑這真的是屬於廟的聲音嗎?
傳統舞蹈的表演充滿了一種異樣的美感。
難解的動作,雖然不甚優雅,卻也讓人覺得那有另外一種韻味,一種初次接觸的節奏感。

「…你說你不一樣嗎?不。你就和那些人一模一樣…」


--
暫時是寫不下去了.....
創作者介紹

未命名文件.txt

enc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