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親愛而永生的繼承人:如果你有幸或是不幸看到了這篇文字,那代表兩件事情。一是我進入永眠了。可能是被打爆或是被吸乾--總之不會是太好看的死相。二是接下來你要代替我的位置,成為幫助卓先生九勒大爺以龍書篩選圖書館員的人員。

  我不知道該如何……也許可以從那本沉重的龍書說起。當卓先生九勒大爺--為了表示小人的尊敬所以用兩個稱呼--要求我們這群卑微的血僕為他四處尋找可以擔當圖書館員這個重任的人類時,身為最年輕的血族的我,提出了一些比較現代化的建議,而那也是一切的開始。

  「您何不使用網路為您尋找適當的人選呢?」只要付出些微的金錢,就有成千上萬的人類會自動提供他們祖宗八代的身家資料興趣血型星座想知道的不想知道的資料,這應該是最省事的方法吧?

  「我年輕而無知的僕人啊。」大爺放下有著「Web2.0時代來臨,你如何因應?」標題的雜誌,看了我一眼。「讓我想想。」

  於是這天的晚餐在沉默中結束。午夜的時候,大爺傳我到他房間裡。

  「你是我們血族中最年輕的一個。」大爺指了指寫字桌。「這個任務就由你來執行吧。」

  那瞬間我感到熱血沸騰--雖然血族大致上是沒有體溫的,但我想應該有上升個一兩度吧--馬上抄起紙筆。「大爺您告訴我您希望找什麼樣的人,我這就去進行!」

  「嗯。」血族大公換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倚在窗邊,手裡轉著盛在高腳杯中腥紅的血液。「首先、也是必要的條件:他必須要能夠精通世界歷史與地理;其次,語言也是很重要的條件……」




* * *




  「醒來,我的孩子。」威嚴而沉穩的聲音出現在我的耳中。當我張開眼的時候,窗戶是關得緊實的。大爺坐在棺材邊上,嚴厲地看著我。「你睡著了。」

  「真、真是對不住!大爺請您原諒!」我感到惶恐不已,居然在大爺面前睡著,不知道我有沒有漏抄了什麼條件?

  大爺坐到了棺材裡面。「今晚你就好好去做吧。不要讓我失望了。」

  「是!」我幫大爺合上棺材板,盡可能無聲地離開他的寢室。

  當天晚上我進入全球最大的人力資源網,把大爺要求的所有事項列了進去,然後按下「確認」,我相信不久之後我們就可以找到適當的館員去處理那些又重又沒人看--這話只能說在心裡--的書籍了。

  為求安全起見,免得來的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人,我連絡我在上大學的僕人們,要他們提供歷史系教授的電話跟MSN帳號,我第一時間就加入了他們,並把電腦搬到大爺房間。

  大爺看著MSN Messenger上的名單,從第一個開始。

  館員招募中 說:
  晚安,我在招募對歷史有興趣的圖書館員。

  作業再不交就不只三修了 說:
  你是誰?

  大爺皺起了眉頭。但他修長的手指很快地在鍵盤上敲動。

  館員招募中 說:
  我可以告訴你我是誰,但你必須發誓不得告訴任何人。

  作業再不交就不只三修了 說:
  好。

  館員招募中 說:
  我是卓九勒。

  對話視窗停止了好一段時間,我們才又看到對方輸入訊息中的狀態。

  作業再不交就不只三修了 說:
  有些創意,這是你的期末報告嗎?

  館員招募中 說:
  我不是你的學生,我是卓九勒。

  作業再不交就不只三修了 說:
  好吧,卓九勒,你的報告什麼時候要交?

  館員招募中 說:
  我不是你的學生,你聽不懂嗎?

  作業再不交就不只三修了 說:
  卓九勒同學,你再鬧我就讓你沒辦法畢業。

  作業再不交就不只三修了 顯示為離線。您的訊息將在 作業再不交就不只三修了 登入時傳送。

  大爺狠瞪我一眼。「這是你說的精英人士?」

  我全身發抖。「還是讓我先幫您聯絡看看,對方有意願的話我再讓他跟您談?」

  「不必!」憤怒的血族領主打開了下一個聯絡人。

  館員招募中 說:
  我是卓九勒,我命令你前往匈牙利當我的僕人!

  我注意到大爺輸入這段訊息的時候使用了威嚴的異能。那是一種讓看到他眼睛的對象聽從他的所有命令的能力。我在心裡暗自希望這會有效果,但其實我知道……

  一月底沒交論文的在研究室過年! 說:
  你以為我會笑嗎?

  大爺把電腦丟出窗外,把我關進地牢。「不許給他任何東西!七天後再放他出來!」

  就是從那一個晚上開始,事情開始失控。

  在人力資源網站落落長列了快要一千項的條件引起了世人的注目。馬上引起了討論:是什麼樣的人物開的圖書館要找這樣子的圖書館員?而我新建立的帳號信箱在這一週的時間內被灌爆,除了認真閱讀過那一千項條件應徵的人之外,更多的是嘲笑或是單純湊熱鬧來瞎搞的人。

  真想直接把他們給吸乾了棄屍路邊殺雞儆猴。但是大爺很久以前就不再採用激烈的手段,所以我也只好作罷。

  總之我挑選了一些適合的人,印出他們的資料給大爺過目,然後也面試了幾個人。

  也許是我在面試過程中出了什麼紕漏?不知道怎麼回事,網路開始有謠言說徵選私人圖書館員的就是卓九勒大公,甚至有人在Blog上寫了「我如何與卓九勒面試全身而退」的文章,獲得了極大的迴響。

  一切的事情在很短的時間內鬧得沸沸揚揚,網路有百萬篇的討論,大爺的名字與綽號變成搜尋引擎的熱門字串,城堡附近冒出了觀光客、山下的小鎮賣起了牙齒與披風。

  「這是怎麼回事!」當大爺每晚坐在窗邊享受著他的新鮮年輕血液,卻發現山下的小村莊熄燈時間越來越晚的時候,他把血僕們全部叫到了會議廳裡。「山下最近很不平靜,有誰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是他搞的。」一個年長的血族指著我。「他把大公的消息放到網路上去,現在大公找人的消息不但被當成笑話,我們的城堡也變成觀光景點了!」

  「什麼!」大爺勃然大怒,眼中泛出血絲。「我年輕的孩子,那些人--」他指著窗外燈火通明的天空。「--就是你所說『適當』的人選嗎?」

  「不……」我無法回答,這件事情進展得出乎意料,我怎麼也想不到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但大廳已經變成一片混亂,提出下山去殺他個片甲不留昭示世人卓九勒大公現世威力的、認為潛藏才是明哲保身之道的……最後是搬家派獲得大爺的同意。「那我們就去湖中修道院吧。」

  大爺命令一下,馬上全部的僕人開始動員,城堡中的藏書先進行裝箱打包,然後是棺材;接著我打電話給山下的搬家公司,但說到地址的時候,對方的口氣漸漸地聽起來有些不合理的興奮,最後甚至大喊著:「請您放心!我們所有人員都不會攜帶十字架與大蒜的……」

  他話還沒完,大爺一把搶過電話掛掉。「看來我們是別搬了。」

  大家都看著我,但我還不知道我哪邊做錯了。

  然後大爺宣布了命令:所有血族不得點燈、不得被人類看到、聯絡滲透進政府單位的僕人們,要他們阻止一切參觀古堡的許可,禁止任何人踏入這一區,不管用任何理由……

  第二天的報紙頭條是「古堡被封鎖 歷史遺跡受到注目」。

  城堡附近由我們在政府裡的僕人命令下拉出了活像命案現場--之前是發生過蠻多次沒錯--的封鎖線,但這一切只是讓事態更加離譜。

  當天的晚報標題是「某政府官員堅決否認古堡中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嗯是很忠心的血僕沒錯。

  當天晚上我被大爺抓起來掄牆壁的時候,窗外突然一閃,然後一個人影喊叫著什麼跑走。

  我們來不及追出去,而實際上追出去也太危險了,只有看著那個人影沿著城堡前的小徑跑到燈火通明的村子裡面。

  「你最好祈禱他什麼也沒有拍到。」大爺把我往牆上一丟,我無力地軟倒在地上。

  他應該不會拍到什麼東西。除了我的衣服之外。因為我還不會完全變身,所以衣服沒有辦法只好用穿的……

  當我們拿到報紙的時候,已經是傍晚的時候了。頭版標著一張照片:一套衣服在空中飄。標題是「古堡吸血鬼現身,本報記者捨身求真相!」

  「本報訊:記者於昨日晚間潛入城堡,拍到如上的畫面。記者回憶當時畫面:『我看到兩個人在打架,看起來穿著比較現代的被另一個古老服裝的人往牆上一直丟、一直丟……』但拍出照片僅有空中的一套衣服,是否真的拍到了無法在鏡中顯影的吸血鬼,這還有待證明……」

  那一個晚上最是難熬,我被大爺與其他人從樓梯上推下來踩過去丟進地牢拷問室裡面,使用了裡面每一項器材,有些歷史比較久的還必須從倉庫裡面搬出來……

  總之眾人洩憤的行動持續到了清晨,大家精疲力竭地回到棺材裡面我才算是解脫。

  但是事情越演越烈,無法離開城堡覓食的飢渴影響了部分的人;雖然有戲稱「利樂包」的冷凍血,但堅持鮮咬現喝的部分血族就無法忍受,加上每天沒日沒夜的觀光客在城堡旁邊喧鬧,終於在記者出現後的第三個晚上,一個血族不顧大爺潛藏的命令,衝出城門打算咬一個觀光客回來。

  他的確咬到一個觀光客。但也同時被他們在紀念品店買的木樁釘了滿身,被困在地上直到清晨。

  這些事情發生之後的幾天,人類像是從地表消失了一樣,不再接近城堡。報上寫著「古老傳說再現!吸血鬼重現世間!」最多最多也是到村子為止,我們著實享受了一段美好的安靜時光。

  我們為犧牲的那位血族舉辦了一個儀式以紀念他的勇敢。我還看到大爺趁著晚上的時候在他被陽光曬成灰的位置放上一朵鮮花。

  但是安靜的日子並沒有持續太久。

  大概一週之後,兩群人先後到了城堡前。

  一群人舉著羊頭,燃燒著火把,全身穿著黑色的衣物,偶爾可以看到赤裸的少女在人群中跳舞。

  另一群則是全身白衣金邊、帶著巨大的十字架與大蒜、木樁、一邊念著聖經一邊上山。

  大爺靠在窗邊。他的眼睛冷冷地飄過我身上,然後回到城堡前的人群。在外頭的喧鬧聲中,城堡中的寂靜甚至顯得有些刺耳。

  「吸血鬼伯爵德古拉--請接受我們為您獻上的處女的血液--賜給我們夜晚的永生--」

  「在主的名下、惡魔消失吧!」

  接連著丟在城門口的大蒜、血袋、羔羊屍體--是不是有人弄錯什麼了--以及十字架堆成了如同城堡防禦工事一樣的東西。而且因為那些血液跟屍體,簡直就像是某次的守城戰過後一樣。

  這堆東西誰要去清理啊……

  於是大爺站到了城牆上。

  城下同時傳來幾種喊聲:跪拜著的、尖叫大爺的各種名諱乞求永生不死還是財富或是權力什麼的;大聲朗誦聖經、以聖靈聖子聖母聖十字架聖水聖餐總之神聖的任何東西為名的;以及站在這兩群人後面,實況轉撥或是閃光燈亮個沒停的。

  「我出現在你們的面前,人類啊。」大爺的聲音被眾人淹沒,大概只有我們這些站在他旁邊的人可以聽到。

  喧鬧聲依舊。

  「安靜吧!人類!」我隱約看到大爺的額邊冒出青筋。我想他應該也熱血沸騰了……

  城下火光與照相機交替著閃爍光亮,人們的音量沒有絲毫降低。「Devil out! Devil out!」「刺穿者弗拉德,賜我金錢與權力!」

  「你們--」看得出來大爺使盡了全力喊叫。「給我閉嘴!」

  「龍之子、惡魔之子,賜我無上法力!」「以天主與聖靈之名,回到地獄去吧!」

  「……!」

  幾回合之後,大爺知道聲音的較量沒有勝算,回到了城堡中。

  「擋住城門、守住城牆,」大爺用沙啞的聲音說道。「不要讓任何一個人類進來。」

  我永遠也想像不到徵選圖書館員這件事情即將演變成這座城堡的保衛戰。血族們四處尋找幾個世紀沒有使用的武器、守城用的各種機具還有燃油,一時間城中熱鬧了起來彷彿當年準備戰爭般的喧鬧。

  然後一個女人站到了城堡前面。我不知道該說她是聰明到無法理解或是笨到沒得救。總之她站在門口,對守城的我們遞上了名片,並要求與大公會面。

  大爺很快地走到城門前,在眾人的歡呼怒罵交雜的聲音中咬住她的脖子。

  女人的掙扎很快地失去力氣。在她完全癱軟之後,大爺把她丟給站在後面的我們。

  「還有誰膽幹站在我--卓九勒面前?出來!」

  這次大爺的聲音壓過了人群,我注意到--或是說不注意也也困難--城牆上不知何時推出了兩個巨型喇叭。

  「以聖靈、聖子之名,地獄來的……啊!」戴著瓜皮小帽的神父看到手裡的銀十字架被血族大公搶去揉成一團放回他手上後,他往後倒下。幾個同樣穿著的人跑出人群把他拖走。

  接著黑衣人那邊奔出了一男一女。男的全身黑袍,女的一絲不掛。「惡魔之子啊啊啊--」他還拉長了尾音,聽起來真刺耳。「在此獻上我的血親,我的女兒,純潔的……」

  大爺連續幾個巴掌把他打到空中然後丟回人群中。我身後有人竊竊私語:「我知道哪一招,是PS4超級快打的空中連技……」然後他被大爺丟過來的少女砸個正著。那女孩一副恍惚的樣子,我懷疑是嗑藥太多了……

  總之大爺一夫當關,搶過神父手中的聖水兩三口喝掉,在那人驚訝萬分的表情中--事實上沒什麼好驚訝的,什麼受祝福的聖水,如果不是真正的聖徒即使祝福一百次,終究也只是水而已,我還比較擔心那水喝了拉肚子--走過他的身邊順便把他丟回人群;把羊頭搶過來丟到地上踩個稀爛;把聖經整本撕開--你不該驚訝他不怕聖經,該驚訝的是他鍛鍊多年的手指力量--;把裸體的少女還有可能有潛力的美少男丟到我們這邊,一邊在人群中開出了一條路。

  「離開吧人類!」大爺兩手張開,這時剛巧吹來一陣大風更添他的氣勢。「這不是屬於你們的地方,」在眾人的注目下,他的眼中泛出鮮紅的光芒。我知道,那是威嚴的力量,連忙移開眼神。「立刻離開我的城堡!」

  兩個超級喇叭高分貝的擴音與大爺威嚴的力量馬上引起了效果。人類的隊伍潰散,接連著離開了城堡前面。

  然後某個血族也跟著離去,在經過大爺身邊的時候被賞了一段剛剛我們看過的空中連技。

  「這個白痴,剛剛大公使用能力的時候他直盯著他瞧,所以他現在也要『離開』了。」當那傢伙慘叫著飛越過我們頭上摔進城門裡面的時候,某人作出了評論。

  安靜的日子持續了幾天,但我知道外面的世界並不寧靜。

  大爺的英姿--雖然他們並沒有真的拍到他的形象,而僅僅是拍到了城堡的正面--變成了許多雜誌的封面;新聞每天都有吸血鬼犯下的命案,天知道我們全部都在城堡裡面,只有希望人類警探有他們在影集裡面表現的那麼幹練。

  幾天後,滿月的夜晚。

  狼嚎的聲音出現在城堡前。

  大爺露出這段時間難得一見的笑容,旋風般地快步走到大門。「歡迎!歡迎!好久不見了,狼兄。」

  滿身是毛的彪型大漢卻不如大爺那般熱情。「聽說你出名了,卓九勒大公。」

  「別提了。」來人開口就踩到痛腳,大爺重重地嘆了口氣。「我寧願這一切沒有發生過,最要命的那次戰爭也沒有這幾天難過。」

  「我還聽說你舉辦了個人演唱會。」對方前進一步,身上的衣服崩裂。沒多久他變成了直立起來有兩個人高的一匹巨大狼。

  「謠言止於智者。」大爺沒有在對方巨大的身軀之下露出一點怯色。「我怎麼可能舉辦演唱會,這種事情……」巨狼又跨前一步,大聲地說道:「我族小輩看到你舉辦演唱會,一個一個都失心瘋似的想要出去當歌手,你,卓九勒,這種事情你……」

  「我說了是誤會!」大爺提高了聲音,惱怒地反駁。「你居然相信那些該死人類的謊言,也不願意相信你多年的好友嗎?」

  「那你說!」巨狼多毛的手指指向城牆上。「那兩個高級檜木製造,出力足有一萬瓦的喇叭是怎麼回事!」

  是說狼先生對音響的了解好像蠻深入的啊……看來是選擇近一點的跳到萊因河也洗不清了

  「你做這種事情,讓我受到我族小輩多少質疑!」巨狼的聲音在山谷中回響,簡直可以跟那兩個喇叭有拼的大聲。「你開演唱會、竟然不找我!」

  我我我我我……

  憤怒的回音在山谷中盤旋久久不去,而我們靜得像是真的已經死亡。

  「我們難道不是朋友嗎?」巨狼眼中含淚,聲音哽咽,趴在大爺面前。「幾個世紀以來你難道不知道我就是想當個搖滾歌手……」

  不、這已經脫離我可以理解的範圍了,狼人的搖滾歌手……難道團名要用「啊嗚」嗎?

  「誰!」巨狼突然抬起頭來瞪著我這個方向。「我聽見了,是誰先搶了我要用的團名?」

  ……這絕對是天大的誤會……

  大爺跟狼人兄在城堡裡談了整晚,然後決定組團。是二人搖滾團體。

  接下來的故事容我簡單帶過。那已經完全脫離我的理解範圍,甚至我懷疑是否再無異踐踏入了異世界,重新回想實在是很痛苦的事情。

  總之後來大爺與狼人成立了「啊嗚嗚」搖滾樂團。不用說當然場場爆滿,除了慕名而至的觀光客之外,邪教崇拜者與梵蒂岡也資助不少演唱會門票收入。我們光是販售梵蒂岡贊助的礦泉水--那些他們就不停地丟到在門口,後來更整箱整箱地送來;而且我越來越不知道該怎麼稱呼這些有著「HolyWater」標籤的水瓶……雖然說「本來」應該是聖水,我們血族的大忌之一,但有大爺喝掉的前例,幾個膽子比較大的同胞試著把那個當作解渴飲料或洗澡水之後,我開始懷疑也許那只是他們的自創品牌?總之光是在演唱會上轉賣HolyWater礦泉水收入就足以支持城堡維護的開銷,更別說演唱會收入足以讓我們買下兼改建一座又一座的城堡……

  甚至因為大爺不能拍照,人類特別找了特殊的儀器什麼核磁共振儀MRI的為大爺拍照,還上了時代雜誌封面呢。

  後來兩人因為音樂理念不合各自單飛,大爺重新成立了「Devil Out」團--總有些穿白衣的人這樣喊著,於是大爺從善如流地把團名取為這個名字--並在各地巡迴演唱,並順便物色各地的處女好飲用,但收穫總是零零落落,甚至一場演唱會找不到一個合意的。

  於是大爺飲用的標準越來越低,到最後居然因為血液不乾淨染上毒癮之外,更得了該死的世紀黑死病。

  當他躺在床上,我們眾人圍在身邊祈求這最後片刻的寧靜的時候,門外還是聚集了大批吵鬧的人類。

  「連最後的平靜也不能讓我擁有嗎……」大爺虛弱地說著,閉上了眼睛。



* * *



  「卓九勒大人!」我大聲哭泣著,面前是蠟燭、寫滿徵人條件的紙張;以及臉色蒼白,額上滿是汗珠,顯然也剛從夢中驚醒的大爺。

  是夢嗎……我看著卓九勒大爺,希望從他的臉上獲得現實感以驅走惡夢的幻影。

  「是夢。」他抓起了酒瓶,一口氣喝光之後,衝過來搶走我手中要去人力資源網站登錄的資料撕個粉碎,然後瞪著我。

  難道……大爺也做了同樣的夢……

  「你很聰明。但是,我最年輕也最愚蠢的孩子啊。」他抓住我的領子。「你的建議我不採用!來人啊!把他關進地牢釀個幾世紀再放出來!」



* * *



  總之事情就是這樣。

  我親愛而永生的繼承人啊,大爺讓我寫下這段文字,以警告日後任何一個新加入的血族。

  當你在下決定的時候,千萬先做風險管理……咦?不是嗎?

  呃……當你在下決定的時候,千萬記得,人類不再單純了;那段美好而純真的時光已經過去,我們血族要面對的,是越來越危險的人類。這不只包括他們的行為,也包括他們的血。

  切記,慎選吸飲對象。
創作者介紹

未命名文件.txt

enc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蕭安佑
  • 是真的還是假的阿你在騙人吧
  • Encty
  • 嗯......也許你可以去104或是1111人力資源網,說不定可以在徵圖書館管理員這一項裡面找到卓九勒<br />
    大爺徵人的項目呢!
  • Encty
  • 2008/12/16做小幅度改版。<br />
    <br />
    針對前後矛盾以及標點的錯誤調整。
  • 肥貓
  • 阿嗚阿嗚嗚,阿嗚阿嗚嗚,阿嗚阿嗚嗚 <br />
    XD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