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有部分書籍內容。










  看完之後,第一個感想一如後記:性別有必要嗎?










  這本小說讓我最為驚訝的是,原來真力是男的。從頭開始到接近結束,包括在囚車中被求歡的一段,我都一直以為真力是女性。理由是在第一人稱的故事中,真力的敘述詳盡而且十足的細心,他注意到所有的小細節,而且充滿了感情。

  顯然這是我對女性的刻板印象。


  然後再說另一位主角,埃斯特梵。當然我不會知道冬星的人們在卡瑪期怎麼決定誰是哪一種性別(連作者都寫了「......他們並不知道,自己會成為女性化或男性化,也沒得選擇......」),但是當埃斯特梵在冰原上進入卡瑪期,他從故事開始在我心裡建構的一個硬梆梆的石頭一樣的男子形象變成了一個相對來說個子沒有那麼高的矮壯影子。

  我對本書裡所有的冬星人的印象都像是那個樣子:(如果要說的話,德萊尼男性?)硬梆梆、穿著袍子一樣的衣服,肌肉把衣服撐起來;即使是埃斯特梵在做工並明著寫出裸露身體或僅著褲子的片段,我想到的是一群彷彿綠巨人或是地獄怪客(HELL BOY)一樣的猛男在工作。(或是說,因為那個片段感覺是個大量勞力的工作?)

  所以在書中,我以為真力是女性,而埃斯特梵是男性,直到將進最後的時候才發現原來真力是男性;而埃斯特梵,除了在卡瑪期高張的狀況中之外,還是男性(咦)。

  說起來這很有趣,作者自己也在後記中有提到相關的話題,如果把裡面的所有代名詞換成女性的,據作者自己說,埃斯特梵馬上搖身一變成為了「埃斯特梵仕女」,不是一位格森星貴族,而是某個要和獵場漢子跳上床歡好的可人兒。(講「跳」上床感覺似乎多了點俏皮?不知道是翻譯或是原文就如此。)

  所以,性別有必要嗎?最少對地球人來說必要吧,這不就是地球文化嗎?



  小說後記講了滿滿的性別議題,還不知道從出版前到現在相關問題討論了多久呢。所以不如回到前言,以科幻小說,或以小說的觀點重新看過這本書。以這個觀點來看,我覺得是相當有可觀的。


  除了兩個角度交錯的結構,拉出異星人之間溝通/習慣上的差異,格森星上的兩個國度截然不同的對待真力的方式與背後政治運作的許多片段,也讓我十足印象深刻。

  書裡面另一個讓我充滿興趣,或是疑問的是他們的說話方式。

  冬星人在說話時為了「習縛規色」語多保留,在後記中說是「顏面」,在本文中說是「來自古語,意思是『暗影』」。

  而因為這些「......少了肉體暴力的衝突,靠的是爭得面子的巧妙手腕,變得儀式化、風格化、受到限制......」我以為冬星人個個工於心計,其中又以埃斯特梵為最(畢竟是主角之一,印象深刻)。

  而有關習縛規色的解釋一直到了在冰原上才有了個解釋(對我來說仍然不夠清楚),再前面看到相關語辭的時候我幾乎是以一種自暴自棄的心態-反正他們就是有某種說話的規則怎麼樣也要繞著彎子講就是了-去解釋習縛規色這個辭,但這也同時讓我有種「這就是異文化嘛」的感受。



  而到了最後,改變的不是格森星人。埃斯特梵的態度沒有變化,從開始到最後都是誠懇地(雖然最後才有這種感覺)而且盡心盡力地為了真力在著想。變化的是真力,對埃斯特梵的態度由不太信任、到極端不信任,然後是著去了解、接受,最後甚至有被格森星人同化的感覺。由真力的態度變化,我覺得我對埃斯特梵的印象也隨著一直在改變。我同他一起懷疑,一起不理解,一起接受,這實在是很特別的經驗,以第一人稱小說我覺得十分具有閱讀的興味。

  所以,如果就這方面來說,性別有必要嗎?

  鋪陳、信任與否不會因為性別而改變,兩性具有也只是為了突顯格森星人與真力-或是與我們-的不同,而終究我認為主題是在異文化之下,不同的觀念、溝通方法會有什麼樣的衝突。

  所以我想這是本很棒的小說,而性別僅僅是討論的議題之一了。
創作者介紹

未命名文件.txt

enc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