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竊的孩子】

這是一個有關過別人日子,或是成為別人的故事。

如作者的序言,故事以雙線前進,成人的眼光與兒童的眼光互相凝視,並選擇自己所要度過的人生。






以下有劇情透漏。








故事從一開始就充滿令人閱讀下去的緊張感。調換兒出現了,並換走了誰的身分。故事從這邊開始,兩段嶄新的人生,亨利‧戴與A一袋在她們新的環境中開始拉出了故事線。

這是非常吸引人的開始,一個事件造成了兩段開頭,對讀者來說,不管是以亨利‧戴開始人生的調換兒,或是成為A一袋的「被」調換兒,兩段故事都充滿了新鮮感。

亨利‧戴一開始以優越的姿態面對他所加入的新人類社會。但非常快地,他開始擔心大哥布林們衝出來掀他的底,或是自己的身分意外被發現;並同時,他對自己的身分產生了好奇,或是說想起自己也是一個被調換兒,而因此希望回去看看他原來的家人,了解在他被調換之後,家族所發生的事情。

當他發現自己原來的家族已經過去,而許多的不幸發生在那個家族之中,他開始擔心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孩子。他一邊期望道歉,一邊防備大哥布林的各種可能出現的行動;然後一頭栽進了譜曲,希望藉由音樂,可以獲得原諒與諒解。
而A一袋那邊來看,他們從未真的要把他的孩子換走,而只是希望撰寫一個故事。

從兩邊的故事看起來,尤其是在最後的章節,兩邊的心意與態度一直是被曲解的。
除了最後的最後,亨利‧戴的交響樂,讓A一袋「稍微」了解了他的心意;而A一袋背著的行囊也表示了他接下來即將遠行,讓亨利從他所有的憂慮中解放出來。
故事在這邊獲得了皆大歡喜的結局,以我來說,有個大家都開心的結局是很好的,但是前面一直在強調的雙方以無法理解,甚至有些敵意的態度所形成的張力卻有點鬆散掉了。

其他的角色,很大一部分是在幫助A一袋解釋調換兒的社會型態,或是他們會遭遇到、面對的許多問題。
伊格爾形同自殺的行為,對調換兒只有三條路「調換、離開、安分守己」的命運提出了第四條路,當他問著:「我已經離開這麼久,我不確定還知道怎麼回去。」的時候,其實說出了他們對於自己未來的徬徨。即使是不老不死、擁有超能力的妖精,在面對未知的時候跟人類是一樣無措,這個在亨利‧戴第一次經驗男女之間的事情的時候所遭遇的挫折(忘記把自己「轉大人」)是一樣的。

而小黑斑在這幾條路中選擇的是離開。我一直認為她在故事中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但故事閱讀下來,我卻感覺對她依舊一無所知。照理說亨利應該要知道她,或認識她的。而卻只有一句「彷彿有似曾相識之處」就簡單帶過,或是A一袋對小黑斑的認識,是「她喜歡水邊,尤其是流動的水」;而她自己的自述則是「小黑斑是個幼兒*,在經濟大蕭條的第二年偷換過來的(P.176)」,然後沒有多的敘述。

以小黑斑照顧A一袋、或是各種與其他大哥布林布太相同的態度,不管是帶領他去見到父親、或是透漏A一袋原來身分,我都認為是可以大書特書的一個伏筆,但很多地方輕描淡寫地過去了,雖然一方面提供了這個角色的神秘性,但也許是我對角色的偏愛,覺得以一個與主角親近的角色來說,她的背景太淡了一些,變得與其他角色一樣,就僅僅是個配角而已。

不過瑕不掩瑜,這部小說在步調與各章節的銜接都十分恰當,是部值得一讀的小說。


*這邊我懷疑是否翻譯錯了,就文中推斷,應該是「孤兒」?
創作者介紹

未命名文件.txt

enc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