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也許這不是所有人都會知道的。也不是所有人都會注意到或是關心的吧。

「這根本就沒有關係的。」

如果連別人的自己都這樣子說了,旁觀的人又有什麼關係呢?
就像是在電視裡面看到千萬里之外的大地震一樣,這邊連練習用兩隻腳站著的椅子都不會意思意思晃一下。

當感覺到煩心的時候就像是一個討厭發射器一樣搞的自己別人雞犬不寧的,這又何必呢?也許就該像水一樣靜靜的不發出一點聲音的緩慢流動,自己凍結自己蒸發,就是船過也是靜靜的恢復原來的鏡面。以前的人說的話一句一句的經過變成了今天考慮事情的選項:1思考2無視3殺掉4滾動,結果卻選擇了最麻煩的一項。當過去開始影響自己的時候,到底自己是誰?

關心如果變成了沒有意義的事或是只給自己帶來思考的可能,該選擇的是思考還是用時速十在唱片行裡前進?

我經歷的一切變成了我,我經歷的一切影響著我,我是我經歷的一切還是只是我?簡直就是蛋和雞在吵架一樣的令人發噱。被除草機採過的草地就該乖乖的變成高爾夫球場,而思考卻不是這麼回事,好像除草劑變成了營養點滴一樣的讓明明是草本的傢伙變成木本的伊格抓熙兒世界樹,在這個世界裡面驕傲的佔了一席之地。
果然,能殺的還是不要輕饒。這樣子想就一定會變成殺人魔被通緝一百次一樣的一直降低能力值。結果變成一邊思考一邊再路上用時速十前進,一點幫助也沒有。
想不通的簡直就像是困在沙漠裡面十天,明明知道該怎麼辦卻完全無能為力,只能看到駱駝精神亦亦的越跑越遠。

當面具變成了一百副,而不小心忘記了自己的臉那時候,雖然努力的從面具裡面挑出來最像自己的,可是畢竟已經不是了。所以說,我到底是誰?

--
2001年寫的,現在看也還是很有趣
創作者介紹

未命名文件.txt

enc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