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問過我這樣的問題。為什麼呢?廢墟陰森森的又不知道裡面會有什麼,先不論看不見的,要是裡面有壞人或是怎樣,更別提「闖」廢墟基本上就算是所有權人報警來抓我也只有落跑的份。
那,為什麼要拍廢墟呢?

要說正式開始拍廢墟(或是說正式進入非法行為......)的第一座廢墟,其實不是華山(糟了可是我這篇是想講華山耶)。
大概要說侵入、闖第一座廢墟應該是九份的昇平戲院。實際上為什麼開始拍廢墟,最初的理由已經忘記了。

回到主題。我跟米小姐在逗貓棒電子報寫過一些廢墟專欄,在定這個系列名稱的時候大傷腦筋,結果是用「不是過去,也不是現在」當作主題。

是了,廢墟既非過去,也非現在。

它只存在於那個瞬間;過去它曾經是「什麼」,例如台北酒廠;而未來(或該說是現在了),它是華山藝文中心。
在中間那個短短的時間,在它什麼也不是的那個瞬間,我覺得那是非常寶貴的。就是因為它只能存在在,也許講浪漫一點,時間的夾縫裡面,就像是破敗的屋頂篩落的光柱,它就只存在在那麼短暫的一刻。

就像是年輕女孩子喜歡拍藝術照一樣,畢竟青春一去不復返嘛。
或是說,因為是限量的所以我覺得有其價值:P


而真正的理由是,我覺得在「過去」與「未來」中間的這一個片刻,廢墟本身它是真正擁有生命的。不論是牆上的塗鴉、(引用米小姐的話)實在無法說是幽默的裝置藝術、或是恣意生長、佔據空間的各種植物。
這是人造物擁有自己生命的瞬間,站在其中,我會想像著過去這是什麼樣的景況;廢墟中更有許多平時不可能看見的景象:
破敗的天花板篩落無數光點如同站在巨大的樹下,就因為這其中的相同與相異造成了落差,也許我該說形成了張力。
或是樹根/樹枝佔據了屋頂,爬過瓦片,自然在展現他的力量(當然人類也同時在表示他的控制力)


就像是異世界一樣,在非常短的時間與狹窄的空間內,我覺得想像力伸展了開來。

華山現在已經難以被稱為廢墟。 我與米小姐想法有點歧異的地方在於,她希望美的東西就留在那個時間,保持那個樣子吧,不要變化。而我認為廢墟不可能永遠存在,不管我認為這個瞬間它有多麼具有頹廢的美感或是異樣的魅力之類....終究它必須成為一個「什麼」。即使是藝文中心、即使是平地,終於廢墟只是一個過程而不是結果。
所以我才會覺得是彌足珍貴的一刻。

我個人蠻喜歡這張,動作的感覺跟光影我覺得很漂亮。



更多的照片在我的相簿-廢墟華山資料夾。
只要華山還有廢墟(或是「像是」廢墟)的地方,我們就會去拍照。直到它真的成為下一個階段的......「什麼」,到那時候,廢墟-華山就真的在時間的流動中消失了。

創作者介紹

未命名文件.txt

enc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