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買了愛爾蘭咖啡。

  小e接過咖啡,靜靜地打開袋子。

  「…並沒有奶泡。」

  然後這時候才想起,店員好像也搞不清楚狀況,結果加進去的是鮮奶油。

  小e用著極不信任的眼神看過來,十足小心的啜了一口。

  「什麼也沒有,酒味也沒有,奶泡也沒有,只有像摩卡巧克力的甜味。」

  嗯…看來那家店不該再去了…

  「還是去試試那家從八點開到四點的店?」

  可以考慮,應該不錯吧。

  那家店…叫什麼名字來著?

  怔了一下,小e勾起一邊的嘴角笑了笑,手指搔搔臉頰。

  「我也沒有記住耶…我想想,吃晚餐的時候,那個店員說的是…」

  腦海中浮現了那個女侍不知道該說是尷尬還是手足無措的笑容。

  那個笑容在模糊,連背景一起漸漸地變成了一個印象。

  …晚班。

  「啊!對了,就是晚班!」小e恍然大悟地微微抬起了頭,眼睛瞪大的說著。

  而作為這個名字代價的笑容融化在記憶中,變成了「那個笑容」四個字。唯一剩下的印象。

  「嗯~」小e拿起摩卡巧克力一樣的愛爾蘭咖啡喝了一大口。「下次就去那邊吧。」

  而笑容已經變得不重要了。

  「當然,因為我們的目的不是那個笑容。」理所當然地說著,小e看著杯子裡面,又大大的喝了一口。

  果真是一點酒味也沒有啊…
創作者介紹

未命名文件.txt

enc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