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變了。

  當她趕著羊回到家門口的時候,等待著她的不只是小小的圍籬,跟映著夕照的木屋。

  在羊圈的正中央地上,直直插著一把巨大的鑰匙。

  鑰匙是金色的,大概有三個人那麼高,握柄的部分甚至超過了木屋的屋頂。

  夕陽的顏色照在鑰匙上,反射出非常耀眼的光芒。

  她懷疑地盯著鑰匙看。羊圍在她的身邊,等她打開圍籬的小門讓牠們回去休息。

  可是她只是看著,驚得呆了。

  是誰做出這麼一個玩笑,把這樣的東西插在地上?即使是巨人,這鑰匙也大到太誇張了。

  或者是傳說中的龍?她甚至不知道龍是否存在;出生以來就沒離開過這個小村子,就連傳聞暗中毒殺國王接管了大權的「皇后」對她來說都是太遙遠的人物,何況是那些只存在於故事中的生物?

  但是面前就是一個她連想像也沒有想像過,完全超出她的世界的東西。

  羊在她的身邊不耐地摩蹭,她知道是該讓羊回去休息的時間了,只好拉開了小門,羊經過她的身邊回到了羊圈裡。

  回到羊圈的羊在鑰匙旁邊咩咩叫;她在原地站了一會兒,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

  於是她只好回到小屋裡,懷抱著不曉得是擔心羊、或是害怕有可怕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心情,緩緩睡去。

  第二天起來,少了一隻羊。

  不管怎麼數,羊就是少了一隻。圍欄沒有哪邊壞了,羊圈的門閂也跟昨天她扣上的時候一個樣子,裡面也沒有掙扎的痕跡或是血跡;但是就是少了一隻羊。

  這天她一邊趕羊出去吃草,一邊考慮著讓羊到別的地方過夜的可能性。但是羊不聽她的指揮,也無視於她揮舞的長杖,在習慣的時間回到了習慣的地方。

  整個晚上她未曾合眼,但在日出的晨曦照在鑰匙上的時候,她忍不住小寐了一下。

  當她醒來的時候,整群羊消失了。

  她不敢再待在巨大的鑰匙旁邊,跑到村子裡尋找村長幫忙。

  村長先派了人往城裡去,到皇宮報告巨大鑰匙出現的事情,然後安排了旅店中的小房間讓她休息,並安慰她只要能夠引起皇后的關心,事情一定可以圓滿解決。

  第二天,她在一片寂靜中醒來。

  旅店中沒有一點聲音,村子的廣場上沒有商販,早晨時分應該此起彼落的鳥鳴也消失了;她只聽到風聲。

  持續不斷地響著,經過每一個空洞、孔穴,發出空虛的嘯聲。

  她無法在村子裡停留多一秒鐘。她跑出旅店大門,看到許多的東西在空中飛舞,包括招牌、空著的桶子、甚至較小的花盆;都是朝著同一個方向飛去。

  她不敢看這些東西飛往那兒,但她心中一清二楚。

  馬廄中還有幾匹馬不安地噴氣,刨著蹄子。她把牠們全部放出來,跨上了其中一匹,兩手環住牠的脖子,閉上眼睛;風聲在耳邊呼嘯,衣服被吹的劈啪做響,她不知道是馬匹跑動的風還是吹往巨大鑰匙那兒的風;只有帶著恐懼,祈禱動物的本能可以帶她脫離這個惡夢。

  不知道走了多遠,耳邊的聲音漸漸停歇。她抬起頭來,天空是滿天的星光,面前則是城市中繁忙的燈火。

  也許皇后已經知道發生的事情了?她抱持著一絲希望,滿心相信村長所說的「只要引起皇后的關心,一切都會沒事」,並期待著看到一隊,或是更多的騎士往村子那邊過去。

  但直到她到達皇宮,也沒有見到任何一個騎士在路上。她癱坐在皇宮門邊,希望等待可以為她帶來一絲希望。

  但她只是被守衛趕來趕去,不允許她接近皇宮。

  她疲憊不堪地牽著馬,慢吞吞地走在城裡的街道。如果村長派出的使者沒能見到皇后呢?如果使者也跟著大家一起消失了呢?她越想越害怕,是不是再也不能回家了,而就算能夠回家,失去所有財產的自己又能以什麼過日子?她滿心的焦慮與恐懼,再也無法忍受地哭了出來。路旁餐館的廚師看她可憐兮兮的樣子,要她在後門稍等一下,給了她一些冷飯菜。

  她接受了廚子的善意,就蹲在後門邊上,一邊哭泣,一邊訴說著突如其來出現的巨大鑰匙、消失無蹤的羊群、以及無人的村莊;她斷斷續續地說著也許沒有人可以聽懂的故事,廚子一邊聽著,腦袋裡面想到的卻是那個老坐在角落喝酒,不管怎麼變化料理方式都要嫌卻每次來點同樣下酒菜的老頭;以及他手上哪只與他的付賬方式-把一個個髒兮兮的銅幣堆在櫃檯上頭,不時還會「不小心」少算幾個-恰恰成為對比的奢華寶石戒指,以及他曾經說過的那些故事,以及他曾經說過的那句話:

  「誰能告訴我插著黃金鑰匙的大門在那兒,我就送給他一百金幣!這只戒指就是證明!」

  於是他回到店裡,確定老頭就在那個角落之後,準備了下酒菜,親自送到了老頭面前。

  當老頭氣急敗壞地跟著廚子跑到後門的時候,女孩已經不見蹤影。

--
變化
牧羊女
鑰匙
皇后

恐懼的
廚師
村莊
戒指
創作者介紹

未命名文件.txt

enc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