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從來會說,寫作是我的救贖、我的信仰。雖然說最近對我的神的獻祭減少了些,但還是要持續寫作的。

雖然所謂的救贖並不是我遇到什麼天大的瓶頸或是什麼無法跨越的高牆,但對年紀還小的那個時候,確實讓我度過了不少「當時覺得」很痛苦的時間。

即使那在現在看來根本無關痛癢。不過那不是重點。

總之看別人寫作是愉快的,當然自己寫作也是愉快的。我無從推論別人寫作的理由原因,但我總自以為,如果對我是救贖的話,相信寫作之神也會讓他好好的。

這樣也就足夠了。

 

Anyway

     keepwriting.PNG 

創作者介紹

未命名文件.txt

enc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eve
  • 疑...好像在說我 (自己搬椅子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