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是妳要我做的,我什麼都願意去做!」

  我斜倚著坐在山徑樓梯的頂端,居高臨下地望著男孩。

  真是認真的表情。但是他知道自己剛剛所說的話代表的意思嗎。

  「這樣啊。讓我想想......」我的視線從男孩身上沿著樓梯蜿蜒到遠處的海岸線。

  樹葉摩娑的聲音帶來了海的氣息。夏日午前的陽光篩落我一身的光點。

  男孩緊張地帶著笑容等候我的命令。有什麼好緊張的呢,我也不會要你去做什麼可怕或做不到的事情。

  「那邊那棵樹。」我抬起手指了一個方向。「摘個果子給我吧。」

  「好!」話聲甫落,他已經一次跳下了也許超過十階樓梯。年輕真好啊。實在是不禁令人發出這樣的感嘆。

  吊嘎短褲的背影漸漸變小,然後攀上了目標的那棵樹。比起路程上動作的敏捷,他在樹上花的時間顯然太多了些。

  我知道你在努力什麼,可愛的小鬼;但難道我會在意你摘回來的果子是樹上最漂亮的一顆,或是因此獎勵你?

  「來了!」他躍上最後一層樓梯,氣喘吁吁地遞上了戰利品。「這顆一定甜!」

  黝黑的皮膚上帶著誇耀的笑容。我微笑,接過新摘的果子;手指偷偷地劃過他的手心。

  他很快地收回手藏在背後。但我知道他臉上的紅暈並不是太陽曬傷的結果。

  我咬下一口,果汁沿著手肘流下。「啊,你沒有摘你的份呀。」

  「沒關係,我看妳吃就好了。」

  「這樣子嗎。」我抬起手。「這邊有些果汁,分給你。」

  男孩猶豫了。他當然猶豫,我完全可以了解。我跟這個淳樸的鄉下地方是格格不入的,我對所有的居民來說是異類的存在,不管是我的說話語調、我的穿著、我的任何一舉手一投足,對他們來說都是異類。

  而我不是過是更加刻意地展現出我與他們的不同。

  小男孩試著隱瞞自己驚訝的樣子,就像他想像中的成熟大人可以毫不在意地面對所有事情;同時也希望拉近跟我的距離......孩子總是急著長大的。

  我挑戰地微笑,偏著頭看他。他顯然受不了激將法,低著頭緩慢地,一寸一寸地接近我。然後他的是現由我手肘上的水滴沿著我的手臂往內,一邊注意我的眼神,同時窺視我的袖裡。

  啊,你不需要勉強,就已經是個猥瑣的大人了。

  男孩舔去我手肘上水滴的瞬間,酥麻的感覺沿著手臂透到我的衣服裡,順著脊髓讓我的腰際起了一陣雞皮疙瘩。

  我對他微笑。伸手弄亂他的頭髮。

  男孩不悅地擋開我的手,抗議我以小孩子的態度對待他。是啊,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我伸手按在他的唇上,制止他說話。

  「別太早長大了,這個暑假才剛開始呢。」

創作者介紹

未命名文件.txt

enc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