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大姐一早呵欠連連。

  「為什麼覺得怎麼睡都不夠呢…」她抹掉眼角被呵欠擠出來的眼淚。

  「今天早上,逼自己從棉被堆爬出來的時候,忽然覺得,蘿蔔被從土裡拔起來的時候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只能在內心發出一陣陣沉重的掙扎哭喊~」

  那可真是痛苦…

  「好可愛!這樣講蘿蔔真是有趣~」小e睜大了眼睛一臉很不可思議地樣子說道:「這樣的比喻方法真是超級可愛的…」

  w大姐手一攤:「所以我搞笑的實力都是出現在我認真的時刻…」

  等下…妳不是認真的把自己當作蘿蔔吧…

  w大姐瞇起眼睛聳聳肩。「不是蘿蔔,說是地瓜或芋頭也行啦~~」

  不是、不管是什麼植物,那都不是重點吧…

  「呼呼,我好像可以想像把大姐拔出被窩的時候的樣子…」

  「更悲慘的是要自己拔自己…你有看過一根蘿蔔自己把自己從土裡拔出來的樣子嗎?」

  …這還真沒見過,想必是充滿了驚奇吧…

  小e突然想到什麼似地擊掌笑著問道:「啊!對了!所以這樣的話,下次我們出去玩的時候就可以見到蘿蔔把自己拔起來的樣子囉~」

  w大姐叉腰翹高鼻子笑著說道:「嗚呼,有外人在的時候就會自己起來。我是愛面子的蘿蔔嘛」

  等一下等一下,妳還真的把自己當羅蔔啊…

  小e轉過頭來說道:「大姐剛才不是說了,地瓜或是芋頭、洋芋應該也可以吧…」

  她沒有說洋芋…啊!我突然想到一個很適合的…

  拔起來真的會叫的曼陀羅花如何?

  「曼陀羅又不可愛…」小e白了我一眼。

  是、是,蘿蔔比較可愛是吧,尤其是白蘿蔔胖胖的…

  w大姐轉過頭來看著我。

  呃、不好嗎?

  那紅蘿蔔瘦瘦的呢…

  「你難道不知道,這是女人的禁忌嗎…」

  呃…

創作者介紹

未命名文件.txt

enc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