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妳追尋著夢境中的那個面容。

我也追尋著影子,也擁有看到就會知道的自信。

在細細咀嚼妳的文字的瞬間,那個感覺再度甦醒了,片刻。


曾經朋友寫道:

從前從前,有一個王子,騎著駿馬帶著寶劍,一路披荊斬棘消滅毒蛇猛獸,
只為了迎向在高塔中受苦的公主,從此可以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但她突然了解到,王子並不能如其所願地披荊斬棘除去毒蛇猛獸,
而公主也不能永遠作一個在深宮裡等待幸福的女人,
童話故事在那個瞬間碎成片片,
原來我們也只是凡人……

(by Sacred)

 

而另一位朋友則說:也許王子騎著白馬、穿著盛裝英勇的斬荊除惡,
奔向幽禁著公主的高塔……
而公主也在自己的小閣樓練就了一身的本事,
勇敢的逃出禁錮,
費盡千辛萬苦為了尋找曾在夢中出現的王子。

……這雙勇敢的追著幸福的兩個人,
看遍了人間冷暖、收集著一路上小小的感動和感傷,跌跌撞撞得累了;
各自找了個可以一起分享、一起休息的同路人;
卻再某日午後驚覺,
夢中的王子和公主只剩下一抹燦爛的微笑,
然後欣慰的瞇上眼。

……從此故事便接連著一、二、三、四沒有結局的寫了下去,
只為了讓那一抹微笑輕輕的烙印在沒有負擔的回憶裡。

(by vion)

 

※以上有做小部分改寫原文


不說幼稚,那是一個很單純也很可愛的感覺,而且……很深刻。

誰也無法取代的,誰也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在我是幻影,在你是夢境的頂。

曾經是那麼毫無理由地堅信著,而漸漸地變成了我只信任我自己,只能依賴我自己。

不說失望,也未曾絕望。

於是我把我的幻影用文字描述,讓她出現在這世上;也許她看見了,也許她尚未。

或者,當我瞇起眼敲打鍵盤,斷續地編織一段又一段的文字的這些過程,正是召喚她的儀式。

也許不夠,遠遠不夠;亦或是就差一點點,每一段文字就那樣不小心地溜開了應該遵循的規則。而我必須一再地重複這樣的過程,直到我使用了正確的鑰匙轉開那道正確的門。

妳不覺得寫作就像是那樣子的感覺?只有妳才知道的詞句,只有妳能寫出的文字,當妳斟酌著要怎麼使用文字淬煉文句的同時,那難道不是妳一個人默默打造出來的鑰匙,而那能夠開啟只有妳可以通過的門?

也許這就是答案,而是否正確,只有我的幻影,或妳的夢境出現的那個瞬間才知道。

是啊,如果她出現了,我一定會知道的。我如此堅定地相信著。

 

這兩個故事其實與妳的夢境或是我的幻影無關。

但是同樣很深刻。

對我來說帶來的是同樣的感覺──也許有點遺憾,也許有點溫暖。

而我選擇相信並且持續用我的文字不停地作著儀式。

 

創作者介紹

未命名文件.txt

enc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黃玉
  • 最近心情正五味雜陳呢,就看到你這篇留言。
    其實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想了,自然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如果要說祝福的話,該祝福誰呢?或許就祝福這個世界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