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在浴室裡,等待著。

  妳曾經猶豫不捨,在從醫生手中接過藥包的瞬間;妳曾經為了小生命的到來而微笑,當了解到不時的反胃與遲到的月事所代表的意義的瞬間;妳曾經夢想著,他也許會更加溫柔,如果妳為他孕育了一個生命……

  而現在妳一個人在浴室裡,倚著冰冷的馬桶;身下是漫延的血水。

  記得那時候妳充滿希望,還難得地逛了書店、買了本育兒雜誌,帶著微笑開門一邊思考如何告訴他這個好消息。

  然後妳看到他鐵青的臉與桌上的驗孕試紙,雜誌便從手中滑落。

  妳沒有思考太久,他的沉默說明了一切。

  不捨只維持不到一分鐘,而猶豫更是只在瞬間;妳奪門而出,眼淚流了滿臉。

  當妳從醫院回來的時候,他已經不在房間裡了。走道上雜誌封面母子的笑容充滿了諷刺。

  那天夜裡妳一個人躺在雙人床上,醫生給的藥包就放在床邊。妳想著不吃第二劑是否可以保住這個小生命,同時卻也想到男人在這張床上看著妳的眼神。

  男人隔天回來,甜言軟語地在妳耳邊承諾、起誓,彷彿他的家庭不曾存在;而妳寧願相信那些妳明知是謊言的字句。

  妳太過清楚地知道這是在欺騙自己,獲得的代價僅僅是片刻的溫柔。

  而妳寧願如此。

  吃下第二劑的那個早上,男人還在床上呼呼大睡;而妳在腹痛、嘔吐與出血的折磨下,癱坐在浴室裡。

  溢流的血液像河,妳想起了傳說,那要一枚硬幣才能度過的哀傷之河。

  妳慌張地在鏡子前尋找著,印象中盥洗台上總有著習慣從口袋掏出的零錢;但妳遍尋不著,一股暖意沿著雙腿流下;妳絕望地知道,這就是了。

  而妳什麼也無法給予妳的孩子,包括名字、包括生命、包括讓他渡過冥河的船資。

  外頭男子的鼾聲震天價響,妳祈禱最少在這個時刻能夠給無緣的孩子以寧靜,噪音卻未曾止歇。

  妳兩手交握,虛弱地趴在冰冷的馬桶邊,心中悄聲道歉;為著無緣的生命,為著出生便是死亡的孩子。妳在意識的邊緣祈求天堂接受多一位天使。

  陡地劇痛襲來,妳的眼前蒙上了一片黑。

 

 

 

 

 

  〔本篇完‧片尾加映 Alternative Ending〕

 

 

 

 

 

  醒來的時候妳躺在浴室的地上,身下滿是鮮血。

  妳褪去衣物,用蓮蓬清洗全身,儀式似地用手拂去遍地半乾的血跡。

  看不見屍體,但確實有個生命消逝了。

  四周一片寂靜,只有妳以毛巾擦拭身體細碎的窸窣。

  妳踏著猶豫的步伐走到房門前,房裡隱約有著嘖嘖作響的聲音。

  妳不想驚醒男子,伸手輕緩地推開房門;門咿呀地開啟,打斷了那個聲響。妳想他也許醒了,於是探頭進去。屋子裡又是一片寂靜,只有耳鳴的聲音充滿了整個空間。

  一個滿身是血的嬰孩坐在男子的胸上,手裡抓著妳無法辨識是男子身上的什麼部位,轉頭看著妳。

  「媽‧媽。」

創作者介紹

未命名文件.txt

enc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