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在一段不算短但相當愉快的自行車兜風之後,小e看著道路的終點。

  那邊有一個火車的月台、一棵大樹、跟一輛咖啡車。

  「要來杯咖啡嗎?」老闆娘拉高了聲音招呼著,小e牽著車子走到樹下。

  看著她遞上來的MENU,小e發現自己只是看著上面的字發呆。

  「呃,請妳幫我介紹一下好嗎?」

  「可以的。」老闆娘在MENU上面用手指尖畫著。「常喝咖啡嗎?我比較推薦卡布其諾跟摩卡拿鐵,蠻多人點的。」

  「那...」小e想了一下。「請給我熱巧克力和鬆餅...蜂蜜的。」

  喂...人家介紹假的啊?

  「可是我又不想喝那個...」

  於是老闆娘動作飛快地送上了飲料和用紙袋裝的鬆餅。

  小e接過鬆餅的袋子,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並不是我神秘,是這個神秘好嗎...」小e晃了晃手中的紙袋。

  別挑了,人家是流動性的咖啡車,難道還希望他們提供燈光美氣氛佳的場地?

  「才沒有,」小e拉了拉領口,把圍巾調整一下。「不過這邊好冷,真的好冷...」

  一邊說著,小e喝了點熱可可,口中吐出白霧。「不錯喝...」

  旁邊是月台,上頭是偌大的樹蔭,另一邊是農田,再過去是一座座相連的小山。

  其實氣氛不錯。

  小e兩手捧著杯子在椅子上縮成一團。

  「天氣熱點就好了,好冷。」

  等下還要騎腳踏車不是嗎?那樣就會暖了。

  小e點點頭。「是啊,要騎回去耶,我真想把腳踏車用火車托運回去...」

  ...算了。

  推回去吧?


--

  於是小e付出了過來的時候幾乎不用踩踏板,愉快兜風的代價:當天晚上一邊呻吟著大腿痛小腿痛屁股也好痛,聞著膏藥涼涼有些刺激的味道入睡。

  「嗚,我的大腿肌肉還在發燙...」

創作者介紹

未命名文件.txt

enc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