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e吃著蛋糕,兩小時內可以隨便拿、吃到飽的那一種。


  「...」小e的臉縐了起來。「這蛋糕真難吃。」


  我嚼著嘴裡被取名叫茅屋的蛋糕,覺得大野狼就是這樣吃了三隻小豬的大哥的房子。


  還好吧?不算難吃,還可以入口啦...


  「不,真是糟糕的蛋糕...『糟』糕,真的沒錯。」小e說著自己才知道的話,咧嘴笑笑。


  如果這麼糟的話,好吧那不要叫它們作蛋糕,當麵包可以吧?


  「當然不行!」小e睨了我一眼。「蛋糕是奢侈品啊,奢侈品如果不好吃的話,就真的很糟了。」


  「對不對?比較貴又沒有比較好吃,那怎麼可以說是奢侈品呢?」


  ...它不是啊...


  吃到飽的蛋糕就已經不是奢侈品了吧?像我這種老百姓也可以吃的...


  「既然叫做蛋糕,它就該被好好地吃掉啊!」


  ...好啦好啦。


  我離開位置,拿了和小e剛才吃的一樣的蛋糕,回到位置,切了一塊放進嘴裡。


  把那小塊蛋糕吞了之後,我拿起水杯灌了口水。


  ...喔、那真的很糟呢。


  「看吧。」


--


    說真的,起司蛋糕要做到像乾掉的海綿蛋糕,該說這是一種特色嗎...

創作者介紹

未命名文件.txt

enc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