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中毒了。」小e指著我的鼻子。

  ……也許吧。

  這是一種毒,以一種些微的痛楚囓咬著心裡的某個部分,直到食盡那一塊。

  「……你又開始怪怪的了。」

  ……大概吧。

  記憶會在不停地回憶中發酵,也許釀成令人迷醉的心情。

  知道吧?聽過吧?微醺是一種不錯的感覺?

  「我不喝酒。」小e雙手抱在胸前,轉過身去。「我不喜歡酒的味道。」

  ……其實是真的,在那種狀態中,某種特殊的狀態,記得有誰說那是享受的。

  「那又怎麼樣呢?」窗上模糊地映著小e皺起來的眉頭。「酒會醒、而記憶終於也只是記憶。」

  是的。所以當記憶發酵的時候,已經和一開始的樣子不一樣了,所以聽過吧?酒不是越陳越香越烈?

  而那跟一開始已經有不同,雖然不知道到底是從哪個地方開始發酵的……

  「我說了我不喝酒。」小e瞪著我,偏過頭斜眼看我。「你──恐怕是喝太多了吧?」

  ……不,不是的,嗯、有點不一樣……

  「怎麼個不一樣法?」

  「你中毒了。」小e指著我的鼻子。

  ……也許吧。

  這是一種毒,以一種些微的痛楚囓咬著心裡的某個部分,直到食盡那一塊。

  「……你又開始怪怪的了。」

  ……大概吧。

  記憶會在不停地回憶中發酵,也許釀成令人迷醉的心情。

  知道吧?聽過吧?微醺是一種不錯的感覺?

  「我不喝酒。」小e雙手抱在胸前,轉過身去。「我不喜歡酒的味道。」

  ……其實是真的,在那種狀態中,某種特殊的狀態,記得有誰說那是享受的。

  「那又怎麼樣呢?」窗上模糊地映著小e皺起來的眉頭。「酒會醒、而記憶終於也只是記憶。」

  是的。所以當記憶發酵的時候,已經和一開始的樣子不一樣了,所以聽過吧?酒不是越陳越香越烈?

  而那跟一開始已經有不同,雖然不知道到底是從哪個地方開始發酵的……

  「我說了我不喝酒。」小e瞪著我,偏過頭斜眼看我。「你─恐怕是喝太多了吧?」

  ……不,不是的,嗯、有點不一樣……

  「怎麼個不一樣法?」
                      ╭╮
  我沒有喝太多啦……只是,我有點宿醉……噁╯╰╮
                        ╰╮

  小e往後跳了一步。「你、你……不要吐到我身上……哇──」

  然後小e一邊哇呀叫著一邊跑進浴室,裡面傳來沖洗的聲音。

  啊,抱歉……

  不過順便幫我清一下吧?呣,我好像快不行了……

  「誰、誰要理你啦──」小e的聲音帶著哭泣的調子。哈哈哈。

  啊哈,我不是故意要笑的,嘿嘿嘿……

  「你這笨人!」小e把臉盆從浴室裡面丟出來。「自己弄啦笨蛋誰叫你要自己在那邊發肖……」

  發肖?剛剛我不是說了這是不一樣的了嗎……

  欸?我說的不一樣嗎?哈哈……


--


    哈哈哈-_- 發肖去- -;;

創作者介紹

未命名文件.txt

enc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