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王穿越了傳說中的世界之門,來到了不知名的地方。

  他貪婪地呼吸著自由的空氣,心情愉快地想著大臣們發現他利用大法師之塔建立的世界之門溜班時臉上會有的表情。

  而這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惡作劇,快樂的短暫假期──反正他們總是很快地就逮著他並把他拖回王宮那密不透風的地方。

  一想到這兒,回憶到之前總是沒幾下子就被抓回王宮,他的表情便蒙上了層陰影。

  但這次可沒這麼容易了。他想著,判斷自己正走在鄉間的道路上。偶爾經過的路人絲毫沒有多注意他分毫。

  那是當然了!國王對於路人並沒有多看自己一眼的這件事情感到十分自豪。為了這次的小假期,他可是特地命人偷偷準備了平民的服裝,還要求補釘過的!這樣絕對不會有人看出來他國王的身分,當然更不會因此洩漏他的行蹤。

  這會是個有點長的假期,也許可以在某處過夜也不一定。

  國王對自己滿意地露出笑容,大步走在路上。

  路邊的草地上有著一群的綿羊。這些羊看起來有點瘦弱而且毛色不佳,大概沒有受到很好的照顧吧。國王簡單做了評語,但這些灰灰髒髒又瘦乾乾的羊並不影響他的好心情。

  牧羊女手杖上的鈴聲不時響著,期間點綴幾聲狗叫,感覺十分愜意。國王離開了道路,踏上草地。綿羊像是海浪退潮般躲開他前進的方向。在逐漸分開的兩道白色浪潮中間,露出了一條道路。

  道路的另一頭是穿著樸素的少女,她手中拿著牧羊女的手杖,正把落單的羊趕回羊群。

  「女孩,你可以告訴我這是哪邊嗎?」國王友善地問道,女孩看了他一眼,戒備地把手杖抱在胸前,牧羊犬衝到主人的面前低聲狺叫,擋下了國王前進的步伐。

  「請你停下。」牧羊女抓緊手中的木杖,有鈴噹的一頭對著國王。「我沒有家人,但我的狗會保護我,我不會就此任你欺侮我。」

  「我沒有要對妳怎麼樣。」國王攤開雙手表示友善。「為什麼妳認定我會做甚麼壞事呢?」

  牧羊女神情緊張地說道:「退後。趁我還沒叫狗咬你,回到路上,不要過來!」

  國王被女孩不安的態度感染,他以同樣警戒的態度到退著走回路上。他剛踏上道路,女孩的表情便瞬間鬆懈了下來。她甚至走到了靠近道路的草地上,接近國王的位置。

  「所以你不是老人。」

  「我是國......」國王差一點就要回答自己的真實身分,但還是及時改口:「我是旅行人,經過這個國家。」他想起女孩剛說的話,問道:「我的確不老,但為什麼妳這麼怕老人呢?」

  「你不知道老人?」女孩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國王搖搖頭,疑問地看著女孩,等待她進一步的說明。

  「老人,邪惡的老人。」女孩環顧四周,吟唱般地說道:「走過的道路沒有生命,踩過的原野不再生芽,碰到的人失去青春。」

  「老人......」國王咀嚼著這個名字。這個稱呼在他的王國中隨處可見,並不是特別指定誰。但顯然女孩所說的老人是有特別的一群,或至少是一個特別的誰。

  「不能讓他踩在生命上。」女孩繼續說著:「他經過的地方成為荒漠,人們死亡、動物暴斃、寸草不生。」

  「他是世界的謀殺者。」

  女孩以沉痛的指控作為結論,趕著羊離開道路,往草原深處遠去。

  留下國王一個人在道路上。

  這次的假期,似乎沒有想像中的愉快與輕鬆了。


國王

貪婪
微小(tiny)
人們相遇
牧羊女
孤兒
老人
謀殺者

創作者介紹

未命名文件.txt

enc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