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路了。」我站在山腰,看著前後的一片荒涼。什麼時候開始,附近只剩下碎石跟雜草,連棵樹也看不見。

  記得我是在市集裡戴上了那個漂亮的戒指,記得那是一顆墨色中帶著點點如彩色星光般的寶石跟金紅色的鑲爪。

  我不只是迷路了,我根本不曾見過這樣的景象。這是傳送法術嗎?戴上之後再張開眼睛就是陌生的地方。為什麼這樣的法術會需要對我這樣一個再普通也不過的普通人使用呢?

  大家不都是這樣過著日子的嗎?

  而戒指...也不見了,逛市集的時候摸來的麵包,也只剩下一半不到。

  夜晚一點一點地從地面的另一邊開始佔據天空,還留有夕陽顏色的這一半照得岩石異樣地紅。

  好渴啊...

  「旅人啊,夜晚要到了,不要在荒野停留。」

  某個聲音響了起來,在那邊的山頭。

  「旅人啊,夜晚要到了,黑暗會拿走你的眼睛。」

  順著聲音看過去,在夕陽與夜幕的中間有一個影子。

  「旅人啊,夜晚要到了,黑暗會拿走你的生命。」

  哪個聲音來自一隻羊,牠站在突出地面的石頭上,影子在地上被拉得很長。

  「旅人啊,夜晚要到了,快去到點燈的屋子裡。」

  羊跳下石頭消失在山的另一邊。

  我追逐著跑了過去,奔上山頂的時候陽光只剩下一點點在地平線上。

  山腰有棟木屋,最後一隻羊正緩緩地被趕到屋子裡去。

  我跟著跑了下去,在黑暗攫住我的雙腿之前,我奔到了屋子的窗前,屋內的燈光把我的影子拉長沒入黑暗中,就像是夜晚伸出了兩隻手抓住了我的腳一般。

  「請開門!拜託,請開門!」我咚咚咚地敲著門,屋內的燈光晃了晃,一個影子經過了窗前,木門在我的面前打開。

  那是一張屬於美麗女子的臉,在微微搖搖曳的光中顯得捉摸不清。

  屋內擠滿了羊,一隻隻瞪大的黑色眼中映出的都是我的影子。

  「快進來吧,已經是晚上了。」她的聲音低沉而且有些沙啞,彷彿曾經聽到過。

  「喔。」我走進了屋內,羊群一陣騷動。似乎要湧過來似的。

  「別怕-別怕-」女子兩手張開走進了羊群。「別怕-別怕-這個人不會怎麼樣的。」

  羊群騷動著。牠們推擠著往我這邊接近。

  女子擋住了牠們。「瞧,他不會怎麼樣的...」

  「他頂多就是那樣而已。」裸身的男子從羊群中站了起來,越過羊群跟女子走了過來。

  「他是妳的了,我可以要回我的顏色了嗎?」男子順手把我往前一推,我撲倒在羊群中,卻發現自己已經沒有辦法站起來。

  「咩...」咦?

  「新來的,別懷疑。」男子把落在地上的我的衣服撿起來穿上,手拍了拍我的頭。「事情就是這樣,你變成羊了,你代替了我的位置。」

  什麼...

  女子帶著笑容指了指屋內的一面落地鏡,我看到在一群白色的羊中,有一隻羊的毛色是綠色的。

  「這個不錯,是年輕的翠綠色呢。」一邊說著,她手在空中繞了繞像是拉起了絲線纏著,不一會兒她的手中便出現了一團深紅色霧氣般的物體,並拋到了男子的身上。

  「好啦,你自由了,要走就走吧。」女子說道,裡也不理那個男子走到了我身邊,伸手在我身體中一探,拉出了一條細線,牽到了旁邊的紡車上面。

  「旅人啊,夜晚要到了。沒有顏色的你們,會被黑夜吃掉...」

  男子一邊唱著,推開門走了出去。

  而我身上的綠色隨著女子紡車規律的聲音而漸漸淡去。


* * *


  穿著不合身的衣服,男子從地上爬起來,伸了伸懶腰。

  清晨的陽光照到了他腳邊的戒指,五顏六色的反光看起來煞是漂亮。

  男子一腳把戒指踢開,轉身往巷道走去。

--
Once Upon a Time
迷路

戒指
晚上
會說話的動物
很聰明
睡覺
死亡
旅行
牧羊女
創作者介紹

未命名文件.txt

enc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