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叫我傻大姊?」

  啊。

  大概是不經意的變成了這樣吧。

  「一開始你不是說我是優雅的角色嗎?」布宜諾歪著頭疑問。

  呃,請不要用這樣的動作。

  「喔。」布宜諾收收下巴,端莊的坐著。

  「有關傻大姐的問題,那是溫馨的小意外。」

  「是這樣麼,為什麼是溫馨的呢?」

  那只是沒有意義的形容詞而已,毋庸多加著墨。

  「……。」布宜諾思考的樣子,扥著下巴沉吟。

  「這樣子真的可以繼續下去嗎,這個故事?」

  我覺得這比較像在問我:「你確定要硬撐嗎?」

  …直到把你變成優雅大姊之前或是三十天之後我才會考慮結束!

  「喔,那請要努力唷。」布宜諾微笑著轉身離開,似乎是絆到了什麼,她沒有一點試圖恢復平衡的掙扎,乾淨俐落的跌倒。

  嘩啦。

  喂,還記得妳要做什麼吧?
創作者介紹

未命名文件.txt

enc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