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那個』魔射手?」女子露出了介於懷疑與厭惡之間的表情,後退了一步。「在某國戰爭的時候讓兩軍同時退離戰場的……」

  「魔箭射手。」男子微笑地躬身行禮。「我就是。所以這個危險的任務就讓我接下吧。」

  任務介紹所中一片嘩然。「就是他……」「那個魔射手……」

  女子兩手靠在櫃檯撐住失去平衡的身體,看著眼前露出幾分驕傲神色的男子。「……那個噁心的傢伙?」

  「妳、妳說什麼?即使是開玩笑我也不接受,這是太過分的侮辱!」

  「我聽說魔射手的箭頭是人臉的樣子,會一邊慘叫著一邊被射出去,你的咒文就是利用他們的慘叫聲發動的。」女子瞇起眼睛盯著他綁在腰間的箭筒。「我還聽說那是個很醜的人臉……」

  「小姐,謠言止於智者。」男子從箭筒中抽出一支箭,介紹所中的人們發出了恐怖的聲音──但立刻就停止,取而代之的是此起彼落的讚嘆聲。

  男子手中拿著作工精緻,如同藝術品的箭矢,不知道屬於哪種風格,唯一能確定的只有它以金銀的細線纏繞、反光照在眾人瞪大的眼中──隨即又隱藏到箭筒裡頭。

  女子的臉色沉了下來。「看來是我弄錯了。很抱歉。」說完她便在眾人的目光中轉身離開,右手卻被男子一把抓住。「小姐,我不介意跟人合作任務,尤其是你這樣的美女。」

  「但是我很介意。」女子甩開男子的手,逕自往外走去。任務介紹所中的其他人爭著對男子自我介紹要求合作的機會,但他聽也不聽便全數拒絕,更推開了人群跑到街上尋找女子的背影。

  站在介紹所門邊的女子兩手抱胸冷冷看著他跑到面前。「如果你以為我是輕浮的女人,那你就錯了。」

  「不,我沒有這個意思。妳在這邊等,表示妳願意跟我合作囉?」男子伸出手在臉上堆滿了微笑。「弗萊得,魔箭射手。」

  「……莎莉。」女子咕噥著算是跟佛萊德互通了姓名。


* * *


  「佛萊得!牠出來了!」莎莉從樹枝上跳下,抓起了放在地上的包包往後跑去。

  一邊跑的時候,莎莉回想著這整個計畫──她把山丘巨人引誘到伐木場,讓弗萊得能夠瞄準然後用魔箭攻擊──怎麼想都覺得自己被當作誘餌而感到不高興,但身後傳來的沉重腳步聲已經讓她無法多想,只能東逃西竄地往兩人之前說好的空地奔去。

  ……魔法的發動有很多種方法。

  學院教授的聲音突然出現在她的腦中。

  莎莉回頭看巨人的動向,在感到恐懼之前勉強往旁一跳躲開了揮下的樹幹,冒著滿身的冷汗繼續往目的地衝。

  ……聲音發動的、結界發動的、動作發動的、甚至當修練到一定程度,以精神就可以發動的魔法……

  尖銳的哨聲從頭上經過,山丘巨人的怒吼震動地面。莎莉看到越過這一快空地的樹林邊緣,弗萊得從陰影中站了出來,搭上另一支箭。

  又一段哨聲,莎莉全力奔過空地,跑到弗來得藏身的陰影中。她喘著氣回頭看到第三支發出哨聲的箭在巨人旁邊轉了幾圈之後落下。

  「擾敵結束!接下來就是攻擊時間啦!」弗萊得興奮地說著,搭上了紅色鋒矢的箭。

  隨著轟然的響聲,箭矢沒入空中,火焰從箭頭開始燃燒,然後越來越烈直到變成了一團火球,擊中巨人的胸口。巨人吼叫著拍打胸部,沒一下子就把胸毛上燃燒的火焰熄滅。

  弗萊得的額上有著幾點汗珠。「沒有效果嗎。」

  藍色的箭矢帶著凝結的劈啪聲在巨人的腳毛上結了層冰,卻只是讓巨人跺了幾下腳便落了一地的冰塊。

  莎莉看著弗萊德一支接一支地從箭筒中抽出箭矢,每支都有不同的效果。巨人開始注意到這邊,弗萊德持續以魔法箭攻擊,卻都無法確實阻止巨人接近過來。在幾次失敗之後他以近乎虔誠的態度,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以金銀線條作為鋒矢的箭。

  「真實之語言願你甦醒以真實之姿態面對……」弗萊得喃喃地念著,然後把箭搭上了弓弦。

  ……這就是這傢伙的魔法箭嗎?莎莉仔細地觀察佛萊得的一切動作。她注意到這次弗萊得先念了一段咒文才把檢搭上弦,看來之前的魔法箭都不是他真正的實力……

  「旋轉著飛出去吧我可愛的弟兄們……」某個不是佛萊得也不是山丘巨人的聲音打斷了莎莉的思考。她往聲音來源看去,箭矢變成了人臉的樣子嘴巴張合說著話。

  ……聲音發動魔法有很多方式,召喚、真名、音調甚至器樂的聲音都可以發出魔法……

  莎莉無法掩飾臉上驚訝的表情。「這……」「衝啊衝啊無畏無懼別怕打中會怎樣頂多碰一下劈哩啪啦那就這樣……」無法理解的句子隨著箭的射出而變小聲,以為聽不見的時候卻傳來了箭矢的尖叫聲:

  「什麼原來我是自爆咒文這世界有沒有人權啊我要去抱怨抱怨抱怨……啊布拉卡拉布拉自爆的啦!」

  碰。

  山丘巨人應聲倒下。

  危機似乎解除了,但莎莉並沒有因此而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她看著佛萊得。剛剛經驗到的事情讓她感到惡寒籠罩全身。

  「還是要這樣才能解決啊。唉。」

  ……一般來說,以純聲音發動來說的話真名的力量最強、其次是召喚、音調跟器樂是相較之下威力較弱,但發動條件也比較寬鬆……

  即使知道這樣威力比較強,但這傢伙的魔法箭實在太沒格調了……

  「怎麼啦?」佛萊得微笑著問陷入呆滯狀態的女子。「這魔箭表現不錯吧?」

  「……原來是真的。」

  「啊?喔!」佛萊得恍然大悟地點點頭。「你說某國戰爭那次?妳太在意過程了結果不是兩軍休戰嗎?完美收場不是嗎?」

  「我聽說的是,在他們休戰之前戰場上到處都是女人曖昧的呻吟聲。那個就是你的魔法箭的效果?」

  「啊、哈哈……」佛萊得僵硬地笑著。「欸,反正不是那樣結束了一場戰爭?和平最棒了不是嗎……」

  「和平!說的好哈哈!」莎莉站起來,從靴子裡摸出匕首抵到佛萊得的脖子上。「總之呢,賞金是我的了,魔箭射手。」

  「什、什麼……」佛萊得緊張地瞪大了眼。「沒想到你是為了巨人的賞金才跟我一起……」

  「才不呢。」莎莉熟練地用單手把佛萊得的雙手綁了起來,然後把匕首收回靴子裡。「我要的是『你』的賞金喔,佛萊得先生。」

  「怎麼可能,我……」「你的魔箭的確效果非凡令人佩服。你知道他們雙方為什麼退兵嗎?」

  「那當然是害怕我的魔箭的威力!」即使雙手被反綁,佛萊得還是露出驕傲的表情,但很快變成了害怕的樣子。「難道是敵國派妳來的!」

  莎莉搖搖頭,把綁住佛萊得雙手的繩子繞過他的脖子。「不。兩國同時對你發出懸賞。」

  「怎麼可能……」

  「事實是,他們不是害怕你的魔箭威力而回退兵的。這樣懂了吧?」莎莉搖搖頭。「你真是超級噁心的。」

  「什麼東西?我根本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你那支『呻吟魔箭』上的魔法是什麼?」莎莉厭惡地撇開頭,抓著繩子的一端扯了兩下,要佛萊得跟上她。

  佛萊得踉蹌一下,跟在莎莉的後面。「什麼呻吟魔箭,那支箭是幻術,讓他們回憶家庭溫暖的幻覺……咦、呻吟聲?」

  「懂了?」莎莉回頭白了他一眼。「你讓我們法師的名聲一落千丈,從來沒聽說有人會在戰場用催淫術的,而且還是超廣範圍……」

  「這……」

  「聽說光把你的咒語解開就花了快一個月,耗費多少法師就算了、發生上千強暴案件也就算了、到最後不只女性人人自危,連男人也不敢獨自出門……好你個催淫魔箭射手……」

  「那、那是意外!」

  「喔。那你倒是解釋一下你的『催淫魔箭』,是基於什麼樣的理由做出來的啊……」

  「那、那是……」「你不用跟我說。我們的第一站是魔法學院,你慢慢解釋吧。」

  「那是意外……」「你跟我說沒用的。」

  「真的……」「我說了你到大法師那邊去解釋吧!解釋完我還要帶你去領賞金呢!」

  森林中,一個兩手被反綁、垂頭喪氣的男子跟在牽著繩子另一端的女人後面,兩人緩緩地往樹林盡頭的城鎮走去。

創作者介紹

未命名文件.txt

enc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