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咬到舌頭了。」小e縐著臉走進房間。

  然後呢?咬舌頭的傢伙後來呢?

  小e打了個嗝。「然後我就把那傢伙全部吃掉了。」

  只因為咬了舌頭所以就把對方吃乾抹淨了啊。

  「是啊。」

  …我要停止這種在成人模式與抄襲邊緣的對話。

  小e嘿嘿地笑了笑,看著窗外。「沒辦法嘛,人家先寫了呀。」

  但是創意是持續存在的,只能怪我自己動作慢。l之前說的我沒寫出來…也許也是我沒有那個概念吧。

  「I也說過,因為悠閒的心情不夠吧。他的長翅膀黑貓好像也很傷腦筋的樣子。」

  好像是吧。

  「我好想找黑貓玩。」小e把椅子拉到窗邊坐下。

  人家沒空吧,別亂去煩別人。

  小e兩手抱在後腦杓往後躺,讓椅子練習用兩隻腳站著。

  「m說,人到了某個年紀之後就該開始思考自己在歷史上的定位。」

  我修正一下:人到了一定的年紀的時候該思考的是自己的人生定位。

  「真沉重。」小e按摩自己的肩膀。「我看你的肩痛是被你自己壓的吧?」

  沒辦法,要扛起生命的重量啊。

  「少來,」小e挑著眉毛。「明明就是你自己慾望的重量。」

  別這樣說,別人會誤會的…不過今天的話題怎麼都在成人模式邊緣啊…

  「我又沒說錯。」小e翻著桌上堆得亂七八糟的雜物。「旅遊、攝影、欸這張CD我找好久了,你都亂放害我找不到…這個過期的報價單還不丟嗎?」

  …別亂翻東西啊,灰塵揚起來了…

  小e白了我一眼。「你的人生定位就像這樣子嗎?」

  沒錯,即使積了現實的灰塵,我還是不會放棄的。

  「你的比喻很怪喔。」

  是沒錯。

創作者介紹

未命名文件.txt

enc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