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王決定從那個「老人」的手中拯救這些人。

  無論他是誰,而且無論是誰,也沒有任何資格讓人們陷入這種恐慌。雖然這裡顯然不是他的國度,他甚至不知道這是哪兒;但被他撞見了這種事情,一股責任感油然而生。

  但是,去哪兒找這個「老人」呢?

  國王盲目地沿著路走,希望可以遇到小鎮,或是農舍,或是任何路人。

  但越走景色越是荒涼,一路上除了他自己之外,放眼望去沒有會動的東西。

  沒有人、沒有動物、樹只剩枯枝、周圍是一片荒漠。

  甚至沒有風。

  國王回頭,遠遠地可以看到他剛才經過的原野。即使他知道那邊還有些綠意,但已經離得太遠,那一點一點的綠色現在像是眼睛發生的錯覺。

  天色漸漸變暗,國王在道路附近找了棵枯樹,躺在底下,經過交錯的枝椏看著夜空。

  不曾看過的星座,就連月亮發出的光也是令人不安的紅褐色。

  私自使用世界之門離開皇宮似乎不是太明智的做法。國王忖度半天,決定下次要「度假」的時候一定要想辦法讓大法師支持自己並獲得他的幫忙才好。

  睡意攫去國王的視線,讓他陷入一片溫暖的黑暗之中。




  醒來的時候,國王發現自己並不是在前晚休息的地點。

  身邊沒有樹,取而代之的是條灰色的小溪。溪水非常混濁,不知道裡面漂浮著什麼;國王從來沒有看過這種灰色的水。他正想用手掌舀點起來看的時候,一個細小的聲音阻止了他。

  「別碰那水!」溪邊站了一個小仙靈,她一身灰撲撲的樣子,就連身後一對翅膀,也不像傳說故事中的色彩斑斕,而是與溪水同樣的灰色。

  「你不該躺在枯樹下。」小仙靈試著抹去身上灰色的水;她徒勞地努力了半天終於放棄,並繼續說道:「枯樹會把你丟到灰河裡,你會變成灰色。」

  「就像妳一樣。」國王指著小仙靈,而後者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如果我是你的話,我會對阻止樹把自己丟到灰河裡的恩人抱持感恩與敬意,而不是拿來當作笑話的材料。」

  「喔。」國王吃了一驚。「我是被樹搬過來的?」

  「你是聾子還是還沒睡醒?」小仙靈滿臉的不高興。「我剛剛就說過了!」

  國王深深地低下頭,並從口袋裡拿出手帕,交給小仙靈讓她擦拭身上的灰水。「真是對不起,我沒有注意到。」

  「這不是什麼秘密。」小仙靈以極度冷淡的口氣說道:「如果你只有別人手掌大小,誰也不會注意到你。」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並不在意你是什麼意思。」

  小仙靈把國王的手帕裹在身上。「這個很舒服,你要給我做為救了你的謝禮嗎?」

  國王點點頭,對裹著手帕的小仙靈微笑:「請你當作我的感謝,收下這個禮物吧。」

  「那好。」小仙靈一副將尊紆貴的態度把手帕重新包在自己身上。「我接受你的感謝。」

  小仙靈拍著翅膀飛起來到國王臉的高度,讓他可以看清楚。「你看起來不像我們國度的人。你從哪裡來的?」

  國王盯著臉前面的小臉,小仙靈雖然被河水弄得灰撲撲的,但來是看得出來她有張很可愛的臉蛋。

  「我在問你話。」小仙靈不客氣地提醒道,國王才大夢初醒地回答:「啊、喔......那個,我從法法爾位來的。」

  小仙靈懷疑地上下打量國王。「沒聽過的怪名字。所以你是旅行人囉?」

  「是的。」國王追問道:「我剛到的時候有個人跟我提到『老人』,妳可以告訴我哪邊可以找到他嗎?」

  「你要找老人?」小仙靈的語氣中有著滿溢出來的慌張,她拍著翅膀,往後飛以遠離國王。「你要找老人做什麼?」

  「我聽說他做了一些壞事。我想阻止他。」漸漸飛遠的小仙靈聽國王這樣說便停止後退,很快地飛回國王的面前,伸出一隻手指著他的鼻頭。「你辦不到的。」

  「我辦得到。」國王抬高下巴,小仙靈也跟著往上飛。「你憑什麼這麼確定?」

  「因為我是國王。」國王不無驕傲地說著。

  小仙靈失望地哼了一聲。「那又怎麼樣呢?我們以前也有國王。」

  「妳們的國王他難道沒有阻止老人?命令他不准做邪惡的事?」

  小仙靈長長地嘆了口氣。

  「他變成了老人。」




  國王與小仙靈問了老人現在可能在的位置,便沿著路往那個方向走去。

  如果遇到了老人,要用什麼樣的態度命令他呢?溫和的詢問,還是嚴厲的命令?國王一邊走在路上,一邊思考著。

  小仙靈告訴國王他必須先走過夜晚,再走過白天才能遇到老人。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國王還是決定聽她的話,到了黃昏的時候才出發。

  國王在夜裡沿著道路前進,手揣到懷裡摸著皇冠。

  這是他權力的來源,也是身分的證明。只要戴上皇冠,誰也不能不聽他的命令。

  就在老人的面前戴上皇冠,並且命令他從此不准為惡吧。

  國王下了決定,腳步輕快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未命名文件.txt

enc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