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你,小鬼!給我站住!」農場主人憤怒地對著遠去的背影揮舞拳頭。


  幾隻羊跑到了羊圈外,不安地咩咩叫著。


  「正事不做淨會惹麻煩,都多大了,還以為自己是不懂事的小孩嗎!」農場主人一邊抱怨,追著最後兩隻羊回到羊圈裡,再把柵欄關上。


  搗蛋小鬼的身影早已不知去向,農場主人看著他跑走的方向,長長地嘆了口氣。


  當初看在小鬼老媽帶著他兩個人相依為命,才收留他們在農場打工;結果他媽才剛死小鬼竟是像脫韁野馬似地完全不受管教,甚至他媽下葬時連點悲傷的樣子也沒露出來。之後別說工作了,沒事就來給他唱反調,難道真逼得他要找村衛隊把小鬼趕走才成?


  他一邊碎念著,兩手背在背後緩慢地踱回屋子裡,腦海裡思考的是明天要怎麼跟村衛隊講,讓他們把這小孩帶去管教管教,讓他知道自己的身分才好。






  年輕人坐在母親的墳前,堆墳的土還新,沒有雜草爬上去。


  他再清楚也不過,母親是用什麼交換他們少得可憐的食物跟住在馬廄裡的權力。


  最後她死了。


  死在農場主人的變態遊戲裡。


  而那傢伙還自以為展現了多大的關懷,虛假地對自己說著真是遺憾之類的屁話。


  村子裡的人都被騙了。


  母親下葬時他滿腔怒火想著要怎麼復仇,而這幾天以來他無計可施,只能做些惡作劇程度的報復;他絕望地默默落淚,心裡充滿了對母親的想念。


  一隻鳥落在墓碑上,偏著頭看他。


  他抹抹臉回望鳥,純黑的瞳仁看不出甚麼表情,但是如此不怕人的鳥他倒是第一次見到。


  沒多久鳥拍拍翅膀噗噗地飛走,突然有個似曾相識的感覺出現在腦海裡,年輕人瞇起眼睛看著鳥飛走的樣子,想起了一個畫面。


  每天早上,母親會坐在馬廄的窗邊,在窗台上灑些田裡撿來的穀子,等著鳥飛來。當鳥落到窗台開始吃穀子的時候,母親會說些什麼,鳥則是像聽得懂似地啾啾叫著。就像是她們在對話一般。


  年輕人看著飛走的鳥,喚了聲:「我媽死了,你知道嗎?」


  鳥盤旋了一陣,停在附近的樹上。


  ──知道啊。


  突如其來出現在腦海中的聲音讓年輕人嚇得跳了起來。


  「你......鳥......鳥怎麼可能會說話?」他往後退了幾步,左右張望著看是否有人躲在旁邊跟他開玩笑。


  而回應他的是啁啾的鳥叫聲,以及腦海中響起的清脆女聲。


  ──我知道她死了,我還知道她的兒子像個乞丐那樣坐在地上只知道哭。


  年輕人一下子答不出話來,氣得滿臉通紅。「你憑什麼這樣說!」


  ──好像我說錯了似的。哭能怎樣?


  鳥在樹枝上高聲鳴叫像在取笑他,但年輕人腦海裡的聲音沒有再出現。而他聽到了人聲嘈雜的聲音接近過來:「國王讓位給王子了!現在正在舉辦慶典!」


  一個小丑模樣的人領著村民在路上跑。他翻滾、跳躍,就像是會在馬戲團表演裡會看到的那樣。


  「新國王發布慶祝大賽,只要贏得大賽冠軍,國王就會給他賞賜!」


  ......賞賜。年輕人心中燃起了點希望。


  他可以要求國王為母親報仇,懲罰邪惡的農場主人;或是要一生享用不盡的大筆財富?


  他決定進城去參加比賽。


  離開這個該死的小村子。


麻煩製造者(trouble maker)
農場動物
悲傷
墳墓


乞丐
治理者的更換(change of ruler)
競賽
村莊

--

又是分上下午場....= =

創作者介紹

未命名文件.txt

enc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