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遠處有一具屍體。會動的那種。

  我縮在房子陰暗的角落,但隨時注意著可以逃跑的路線,免得變成了屍體的大餐,或是乾脆直接被迫加入了他們。

  這個小村子,不過就多少人而已,居然也被活屍佔據。我在打倒第三個活動屍體,卻被逼著重新面對剛剛打倒過的第一個人的時候,決定放棄打死他們。

  死人要怎麼打死啊?這在邏輯上根本說不通嘛。更別提遠處的「人」也開始往這邊接近,除了逃還能怎麼樣?

  有人說這是某國的生物兵器失控,也有人說這是來自地獄的惡魔的傑作,或是神的懲罰……

  總而言之這造成了我腹背受敵只能窩在角落等待機會的狀況;放眼望去會動的大概都是他們的同夥,以一種特別的、僵硬扭曲的姿態在路上走著。

  說起來警衛到底在幹什麼……啊,那位迎面走來的不就是村子的警衛先生嗎?看起來他注意到我了,而且啊啊叫著,正扭動僵直的身體努力地往我這邊前進啊!

  我跳出臨時的藏身處,附近幾個「人」也注意到了我的位置,該說那是緩慢還是快速的移動過來呢?總之我只要再多作一點無謂的思考就得加入他們了;我數著有多少人圍上來,同時計
算能夠脫離包圍網的最佳路線,接著抓緊了裝滿在村子裡面搜刮到的各式食物的大布包拔腿狂奔,在經過警衛先生身邊的時候順便把他撞倒以擋住「追」上來的其他人。

  我很快地衝進森林裡面,挑了一棵樹躲在陰影中。村子邊緣掙扎著站起來的警衛先生與其他人纏成一團,他們緩慢地解開互相卡住的手腳站起來,沒一會兒就原地解散,往四處散開。

  我躲在暗處看著他們,心裡暗自疑惑那個翻著白眼的樣子,到底是用什麼在感覺這個世界的?聲音似乎會吸引他們,好像也看得見?不過感覺上都不是很靈敏就是了。也幸好並不靈敏,
這讓我還能夠有足夠的食間對他們的行動做出反應。

  幸運的是他們看不見我之後就失去了興趣,這讓我可以喘口氣,稍微安心地往森林裡走去。

  森林中只有我的腳步聲,這實在是令人安心的狀況。比起那些活動困難的屍體,野生動物對我的威脅也沒有比較小;我不過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旅行商人,靠的是生意眼光跟靈活的舌頭
,背著一大包行李在森林裡面走路那可不是我的專長,即使學徒時期天天要這樣過,但畢竟我已經脫離那個階段了。

  一邊回憶著過去受到的合理或是不合理的訓練,我停在一處洞穴前。

  這真的是很好的藏身處,我猜測是山崩或是大雨沖刷,巨大的樹根構成了洞穴的基本架構,而應該被它緊緊抓住的土塊或是石頭,早已消失無蹤,形成了擋風遮雨的洞穴。

  「吃的東西呢?」無禮的問句從洞穴中冒出來,我忍住翻白眼的衝動,把背上的布包在洞穴前攤開。「就這些囉。」我盡量不做出邀功的態度,但還是忍不住開口:「那個村子又小又破
,能弄到這些東西可是花了我多少功夫,那些會動的屍體……」

  女子從洞穴中冒出頭來,把布包上的食物挑選了一番,抓了幾個回到洞穴裡去。

  我一點也不驚訝她挑的是我決德比較好吃的那些。

  「公主要喝水。」她的聲音飄了出來。「你去裝水過來。」洞穴中滾出了一個水壺,停在我腳前。

  「動作快點。」女人補充道:「我也很渴。」

  ……妳可以自己滾去溪邊喝到撐死……我心裡想著,還是撿起了水壺,往另一個方向走去。

  在這四處是屍體肆虐的世道,撿到一個公主可不是什麼能夠說是幸運的事情;尤其她還有個狐假虎威的侍女跟在旁邊的時候,更是令人覺得厭煩。

  我裝滿了水壺,回到樹洞前面。女子的手毫不客氣地接過水壺,消失在影子裡。

  「外面那些是什麼鬼?」她以彷彿是我該負責的態度質問道,我也只能兩手一攤,表示自己的無辜。

  女子的聲音顯然不滿足於我的回覆。「你出去晃了一圈什麼也不知道?」

  不然妳去晃,看妳可以晃回什麼。我拒絕回答她的問題,找了個舒服的姿勢躺在樹根上。反正她們躲在裡面,看起來也不敢出來的樣子;天氣並不差,待在外面也沒有什麼壞處。

  不知道過了多久,差不多就在半夢半醒的時候,尖銳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嘿,你快想想辦法!」我坐起身,看著洞穴的方向。

  裡面沒有一點光,我什麼也看不到。

  「公主很不舒服了,她在發燒,你去給我多弄點水來!」她的聲音急切充滿了擔心,水壺再次滾了出來。我有個想法,但當下不是說出來的時機。

  我只有撿到這兩個人的時候見過公主的樣子,那時候她就是昏倒的狀態,沒見她醒來。她們兩個人,或是說侍女困難地背著她在森林中走,我們遇到後,找到了這個樹洞讓她安頓她的主
人,但過了一個晚上,公主的狀況似乎沒有好轉。

  我見過這樣的狀況。

  不久前還能夠說話的警衛先生,重新站起來的時候已經與他們一樣了。

  這個公主……

  我把布包上的食物重新包好,把防身的手杖放在身邊,盯著洞口看。

  附近沒有腳步聲。

  幸好附近沒有腳步聲。

  「公主,您醒來了!」侍女的聲音帶著哭音。我把手杖抓起來,等待著。

  「公主,您……您怎麼了!您為什麼……」

  我站起來,背起布包。

  一隻手伸出洞穴,抓住樹根。「喂,你快把我拉出去!」驚慌的女子手在地上亂抓。「快點!你快把我拉出這裡!」

  她的手指在泥地留下抓痕。水壺滾了出來。

  叫聲持續著,一開始還可以辨識她在說什麼,然後變成了無意義的咒罵,然後是呻吟般帶著哭音微弱的囈語。

  我把水壺撿起來,在「他們」循著聲音到來之前,往森林深處走去。

  會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不能接近有人在的地方吧。

 

謀殺者
警衛

食物
公主
鬧鬼的
某人昏倒

某人被流放(sent away)

01:26-03:12

創作者介紹

未命名文件.txt

enc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